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妃逆天 > 第两千九百四十五章 心迹

第两千九百四十五章 心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megatche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云锦绣蓦地转身,一眼看到去而复返的去而复返的大狐狸,正捂着头额头,一脸的哀怨。

    云锦绣凝眉:“你回来干什么?”

    大狐狸你道:“夫人为何这般大的脾气?”

    云锦绣道:“你要去便去,管我做什么?”

    大狐狸道:“若是夫人不开心的话,为夫不去便是。”

    他微微一笑,看似讨好。

    云锦绣一听这话就不对了,什么叫她若是不开心的话他就不去了,说的就好像她吃醋了一样。

    云锦绣道:“宫离澈,你要去便去,在这里说些闲话给谁听?我还有事要忙,不与你废话了。”

    云锦绣甩手就要走开,那厢宫离澈却是上前将云锦绣拉住道:“我去找那虞姬,夫人当真不在乎?”

    云锦绣嘲笑道:“我在乎这些做什么?你爱找谁便去找谁,不必向我汇报。”

    大狐狸盯着她的眼睛,仔细的将她看着。

    那眼神,之盯的云锦绣全身不自在。

    云锦绣不舒服的动了下身子,转身就要走开,却是再次的被宫离澈困住了肩膀,又给把身子掰正了。

    云锦绣有些恼,盯着宫离澈一脸的郁闷道:“你在看什么?”

    宫离澈道:“在看夫人眼里到底有没有我?”

    云锦绣道:“你都要去找虞姬了,还在乎我眼里到底有没有你?”

    “若是夫人眼里有我,又怎会叫我去?”大狐狸凑近了,盯着她的眼睛,好像这么近才能看清她眼底的东西一般。

    然事实,这么近的距离,除了能看清彼此的眼睫毛和大写的脸之外,什么也看不清楚。

    云锦绣下意识的往后仰,却被他抬手困住了脑袋。

    这么彼此盯了许久,云锦绣方忍无可忍道:“宫离澈,你在闹什么?”

    宫离澈道:“虽然夫人眼里没有我,可夫人有没有看清,我眼里的你。”

    云锦绣一愣,微睁大了些眼睛,果然能在他眼底看到浅浅的自己,呼吸滞了一下,旋即偏过头:“看不到。”

    大狐狸却是不依不饶,将她的脸端正了道:“怎么会看不到,再仔细看看。”

    云锦绣道:“你到底还走不走?”

    大狐狸道:“眼里都是你,还怎么走的开?”

    云锦绣道:“你说那些话来糊弄我做什么?快些走吧,虞姬要等急了。”

    看着她佯装浑不在意却又蕴含愤怒的眼眸,宫离澈不由笑了起来。

    云锦绣有些恼:“你笑什么?”

    宫离澈道:“虞姬怎么能跟夫人比。”

    云锦绣“呵”了一声。

    宫离澈又道:“她想见我,我便让她见?这面子,除了夫人本座什么时候给过别人?”

    云锦绣又“呵”了一声,明明方才还那么着急的想要见呢。

    宫离澈道:“不过,夫人说她想见我,等的着急,我信夫人的,夫人叫我去,我便去。”

    云锦绣:“……”说了半天,倒是成她的不是了。

    云锦绣道:“你自己的事,听我的做什么?”

    宫离澈道:“我的事,何时不听夫人的了?”

    云锦绣一口气没上来,憋了半天,甩开他道:“爱去不去。”

    明明心里气,嘴上又嘴硬,倘若他真的去了,她八成又要坐立不安了。

    云锦绣心想,这感情的事,当真是磨人的事,她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斤斤计较,心眼针尖小了?

    可不知为何,见他这么兴奋的为旁人准备,心里没来由的焦躁。

    她的狐狸,怎么可以这么精心的为旁人准备?

    云锦绣心想,这种玩笑话,自己以后再也不要说了,真是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云锦绣抿了下嘴角,又看了宫离澈一眼道:“你说都听我的?”

    宫离澈立时点头。

    云锦绣一字一句道:“不许去。”

    是的,不许去。

    不管是什么姬,都不许去。

    他是她一个人的,只许为她一个人。

    宫离澈“嗯?”了一声。

    云锦绣觉得好气又好笑,从头到尾,都是她一个人在生闷气,他不但不给她消气,还偏火上浇油。

    这只臭狐狸,分明在有意的让她吃醋呢。

    云锦绣盯着他,继续道:“宫离澈,你是我的夫君,是要与我相守一生的人,别的女人怎么样我不管,我也管不了,可我只要你,心里有我,这便够了。”

    她管不了别人,唯一能做的是管好自己的心。

    可他不一样,她的一颗心,都在他身上,他是她那样挂在心上心头肉,就算是他与旁的女人多暧昧一个字,她都觉得心口像是被什么划了一下子。

    宫离澈神色微微郑重,视线将她看着,似在认真的饿听她说。

    云锦绣见他不语,索性将心里的话都说明了:“宫离澈,我不敢想象没有你的日子,倘若我失去你,我一日都不能活。”

    她不敢去想那样的痛,但她宁愿让他失去她,也不想去做那个失去他的自己。

    她经历过,所以心存畏惧。她到现在,其实也不能真正的懂得爱这个字眼,但是她清楚的知道,他对她很重要,重要的如同水之于鱼,空气之于万物,她必须要这样清楚的告诉他,心里的那份感情

    ,才会得到宣泄。

    她总害怕,她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再说了。

    云锦绣目光变得坚定而温和:“现在听懂了吗?”

    她不觉得害臊,也不觉得害羞。

    她觉得,爱一个人,就要把心迹勇敢的表达出来,即便得到的答复,不是心里的答案,也好过深埋于心底。

    去做了,至少不后悔。

    过了许久,宫离澈才道:“都听清楚了。”

    云锦绣道:“那你还去不去?”

    宫离澈道:“我从未想过去。”

    云锦绣道:“那你逗我?”

    宫离澈道:“现在看来,逗夫人一下,为夫收获巨大。”

    云锦绣有些恼闷:“下次不许逗我。”

    白白的怄了场气,真的好气。

    宫离澈将她拉入怀里轻声道:“我也一样。”

    云锦绣一顿,哼了一声。

    宫离澈道:“夫人是我永生最重要的人,没有之一。”

    云锦绣道:“孩子们呢?”

    宫离澈道:“孩子们有他们自己的幸福,他们也终将找到人生之重,而我,已经找到。”

    云锦绣抿起嘴角笑了笑,心里又觉得巨心酸。

    那种感情,怕只有真正的有了孩子,才能体会那万分之一的滋味。

    可他说的对,孩子们有自己的幸福,亦有自己的人生之重,只有他们彼此,才是这世上最重要的人。

    最最重要,没有之一!

    云锦绣觉得心又轻飘飘的了,她以前一直觉得感情是最虚无缥缈,不可抓住的东西,可这一刻,她感觉自己清楚的抓到了,就那样清楚的握在掌心。

    似乎,这样就足够了。

    云锦绣闭上眼睛,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轻咳声。

    云锦绣一顿,转身,却是见圣宝儿已经沐浴更衣完毕,正一脸尴尬的将他们看着。

    云锦绣看了一眼宫离澈,相视一笑,这才转身看向圣宝儿道:“都收拾妥当了?”

    圣宝儿道:“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云锦绣走到圣宝儿面前,神色无波道:“没有。”

    圣宝儿松了口气:“那便好,我现在可以出去了吗?”

    云锦绣点头:“可以,但却还需要你来做一件事。”

    圣宝儿一愣:“什么事?”

    云锦绣微微一笑道:“很重要的事。”

    她话音方落,圣宝儿便觉得身子一颤,接着人便直接的昏厥了过去。云锦绣随手将她扶住,之间落在她的眉心,直接抹去了她的记忆,这才看向宫离澈道:“看来,需要夫君帮我一个忙了。”
万利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走势 极速赛车稳赚公式 必发彩票计划群 内蒙古11选5 七星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计划 山东十一运夺金 秒速赛车登陆 极速赛车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