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仙 > 第115章 秘辛

第115章 秘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megatche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还能是为了什么?没发现您哪里像是个女仙呗。

    躲在众人身后销声匿迹了许久的宋风在肚子里嘀咕着,然而见得此时在墨沉舟的目光下,额上冒汗,却始终都找不出什么能叫人信服的理由而眼角抽搐的花容仙子,他的心里,竟然出现了一种极大的满足感。

    如今,也不光是他宋某人被这家伙给逼迫得想哭了,这种有了一样倒霉的难友的幸福感,真是叫宋风有些飘飘欲仙,心中默默祈祷,试图叫墨沉舟的功力更上一层楼,叫更多的家伙仙生无亮。这样,这样才对得起他宋风的一番苦难啊。

    实在不大好意思说出来真相伤害重华郡主的玻璃心,花容仙子咳嗽了许久,这才勉强道,“大概是,见着你亲切吧?”这年月儿,说真话的下场估计就是去死上一死啊!

    心里其实也觉得这位郡主殿下实在纯爷们儿,花容仙子便隐蔽地抖了抖,挤出笑容来说道,“别说这个了,你们见了他,是不是觉得有些奇怪?”千万别问她那种犀利的问题了,不然,别以为仙子不会掀桌啊!

    见花容仙子目光闪烁,墨沉舟便心知这家伙没说真话,然而却立时便被花容的话吸引了。见那苏香在即墨青流离开之后,显然是不敢再留在此处,只将一枚装满了仙石的储物戒丢给了目带凶光督促她交钱的墨元,之后竟是忌惮地向着花容仙子看了一眼,便匆匆地带着显然是被同族袖手眼看自己去死而打击得不轻的苏国修士飞快地离去。

    而在众人散场后,墨沉舟方好奇地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感觉到身后一阵冷意上前,便见得秦臻已然无声地站到了自己的身侧。反正这里又没有旁人,便也不在意形象,只懒懒地往着身后一靠,感觉到秦臻动了动,显然是给了自己给舒服的位置,这才兴致勃勃地准备听八卦。

    见她双目放光,秦臻只摸了摸她的头发,之后便目光冷漠地向着花容仙子看去。花容仙子竟是在那般冰雪般冷澈的目光中一个寒战。疑惑地看了这陌生的俊美青年一眼,见墨沉舟显然是与他情谊极好,而这青年此刻为了叫墨沉舟着力方便,还微微伸出手臂护在了她的腰间,目中便闪过一丝了然,之后觉得有几分嫉妒地靠进了墨宁的怀中,这才面带圆满地一笑。

    望了那苏国修士离去的方向一眼,花容仙子便面上一冷,哼道,“你们猜的没有错。方才那人,确实是当年南庭的即墨青流。”说到了这里,她的嘴角便勾起了一丝讥讽来道,“那苏国,真是胆大包天!当年万仙谷自爆,这即墨青流身受重伤,却没有想到被当年隐在一旁的苏国老祖给偷偷地带回了苏国。我等找不到人,当年南庭又乱得不成样子,只好说这即墨青流已然陨落。却没有想到竟然活了下来。”

    “这是好事吧。”哪怕是中霄仙君,却也不晓得这其中还有这等秘辛,便疑惑道,“当年我只听说过这人的名声极响,据说一介太乙,竟然能够斩杀金仙。既然苏国救了他,却为何隐到现在?”他突然一惊道,“为何他如今名唤苏青?”

    众人皆是疑惑,这才听得花容仙子冷笑道,“即墨青流受了重伤,竟是忘记了当年的一切。他这等人才,便是自当年跌落境界,却也是少见的天才,那苏国如何会放过他?便骗他名为苏青,从此镇守在了苏国。”她对着若有所思的墨沉舟说道,“之前没有你,他便是那名册上的第一,虽然如今境界跌落到了玄仙,不过对上太乙,却还是有一战之力。”

    这种趁人之危的感觉很古怪,不过墨沉舟也懒得做好人。

    与她相交的是即墨青蘅,又不是她的弟弟。况且以即墨青流的修为,到哪里都吃不了亏,她真是不想多生事端。莫非跑到人家的面前说什么你失忆了如今这些人都是骗你的坏人我知道真相你姐姐也挂掉了?疯了吧!

    因此便只耸肩道,“你知道的真多。”

    “司律星宫盯了苏国很多年了,只腾不出手收拾他们。”花容仙子便也不在意地说道,“这小子便是失忆也吃不了亏,当年南庭崩溃,这样的事情也不少,一个一个地找上去还不累死我们?反正他也并未受亏待,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不过,你们是怎么肯定这人便是即墨青流的呢?”墨沉舟便皱眉道,“莫非是本命元神灯?”

    她问出这话,便叫花容仙子一咳,望了望天,又有些心虚地看了墨宁一眼,这才小声道,“我扑过。”见墨宁眼中一道流光,忙安抚道,“当年年纪小,不懂事。”嘤嘤嘤,这真爱,可真是要命啊!

    见墨沉舟整个面皮都在抽动,花容仙子便是一叹道,“当年一在苏国见着他,我就觉得不对。扑到他身上一闻,果然与当年的即墨青流一个味道!”这般猥琐的话竟然还被她说得正气凛然,“一闻就知道了。况且他的厌女症失忆多少次都变不了,当年,我真是险些被他一剑捅个透心凉啊!”话说,若不是这小子境界大跌,她还真不敢扑过去。

    “莫非从前你还闻过?”墨沉舟觉得这信息更叫她诧异了。

    花容仙子的头埋得更低了,讷讷道,“当年在南庭,确实扑过来着。”

    “觉得如何?”能几万年记住一个人的味道,这,这才是真爱吧?想到此处,墨沉舟便同情地看了看自家那位堂兄。

    花容仙子这一次叹气的时间更长了,许久方才双手合十道,“从那以后,本仙子便十分感谢老天爷。”

    “感谢什么?”

    “叫我还能继续活着。”花容仙子木然地回道。

    当年即墨青流全盛时期,她见人家长得好看,也不知好歹地就往人家怀里扑。结果凌空一剑,她半边身子就全都不见了。若不是自家老爹还算靠谱,卷了自己就逃,估摸着,如今的仙界已经没有花容仙子什么事儿了。

    心有余悸地往自家真爱的怀里缩了缩,花容仙子方摊手道,“所以,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了。那即墨青流是苏国的宝贝来着,既然如今敢将他派来三十天,可见是那苏国也不想藏着掖着了。不过倒也是,”她一哂道,“中庭的司律星宫,如何管得了南方诸国的闲事?如今便是有人提出此事,谁又能拿苏国如何呢?”

    自己国中之事,当事人还啥都没说,关旁人何事呢?

    颇觉得这苏国嚣张,然而花容仙子也是懒得管这些的,她跟着来了三十天,只为了墨宁,旁人便是死在她的眼前,她的眉毛都不会多动一下。因此便将即墨青流明智地抛在一旁,免得叫自家这看着笑眯眯,其实心眼儿一点都不大的真爱惦记上,只笑道,“不过来之前我都打听过了,虽然都是在天玑城中,不过三十天太大了,我们与苏国其实并无交集。便是我等之中,只怕也要分散,旁人也就罢了,我与阿宁,是绝对不要分开的。”

    “既是这般,便叫我与中霄道友一同如何?”广流仙君便是目光流转,嫣然而笑。

    墨沉舟同情地看了那还在大声叫好的中霄仙君一眼,心中默默地为他点了一根蜡,这才颔首道,“既如此,我便与师兄在一起。”之后便是一顿,轻声道,“两位伯父大概因中庭赦令不能随意出手。剩下的几位,便编入我三组之中如何?”

    此地能够对抗太乙的,也不过是这三人。而这次诸仙前来三十天本就是为了立功,因此便并未觉得不妥。然而却在剩余之人挑选之时,出现了争议。

    早就拐着白虎跑了的墨时理所当然地与墨宁一路。旁人也就罢了,宋风却左看右看,只看到了满眼的变态,这么多变态之中竟是难分伯仲,一时间觉得巨大的悲剧从天而降。然而几厢衡量,便抛了恶名在外的花容仙子与变态到了一个超脱境界的广流仙君,义无反顾地投到了墨沉舟的手下。

    最后还是墨天宝比较叫墨沉舟伤脑筋。

    若是可以,她是真想将这小青年儿带在身边方安心一些。不过一想到那不知憋在哪里的墨赢,墨沉舟便觉得十分闹心,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已然决定留在天玑城中“逛逛”的广流仙君更为可靠,至少不会随意出城,便不顾墨天宝撒娇耍赖,将他丢给了广流仙君。

    而识时务的郡王殿下,在那妩媚风流的青年对着自己微微一笑之后,便明智地闭上了嘴巴,缩到角落中去抖了。

    方才敲定如何行事,众人便感觉到一道灵光从天而降,这灵光落在众人之间,便瞬间分散开来,落在了每个人的掌中,化作了一道盘旋的金色灵光游走不定。闭目许久,墨沉舟方在众人看过来的目光之中一挑眉道,“看起来,这次仙盟还真是来势汹汹。”竟是四面八方都有仙盟诸宗向着天玑城围拢过来,怨不得,这天玑城被众仙认为是那与仙盟对峙的前锋之地。

    一个不小心死在此地,都叫人说不出什么来。

    不过虽然那司礼星君居心叵测,然而却更对墨沉舟的心思。比起宁和太平,她骨子里便更喜欢争斗厮杀,因此竟是心中没有半分怯畏,反而兴致勃勃,而其后,便是目中一闪,挑眉笑道,“这么多的宗门,竟是都差不多。罢了,这三仙宗倒是名字不错,本郡主就选这个。”

    到时候,非好好将墨赢那个老东西给揪出来不可!

    旁人不晓得这三仙宗的底细,墨善墨元却知道那墨赢未死的,闻言便担忧地看了墨沉舟一眼,然而却还是因此地人太多而欲言又止,只含糊道,“你可小心着点儿。”别反过来被墨赢干掉了。

    “多谢二位伯父关心。”墨沉舟目中闪过狰狞之色,却对着这二位显然是在真切担忧自己的亲人心存感激地说道。

    见她心中有数,众人方才作罢。一时间,便是相视一笑,又有了说不出的默契与在三十天接下来无数年的期待。

    而那遥远的三十三天上,寂静无声的司水星宫之中,却在这一日突然空间破碎,罡风暴卷,那闭目歇息的青年缓缓睁眼,便见得眼前的空间碎裂开来,之后,竟是一颗巨大的黑龙脑袋慢慢地探了出来,对着他挤眉弄眼,表情说不出的猥琐。

    “……敖海?”司水星君慢慢地眯起了眼,“你竟然回了仙界?”

    “亲爱……敖平!怎么是你!”黑龙正笑得见牙不见眼,却没有想到竟然见了一个不想见的家伙,不由尖叫道,“我家亲爱的呢?!”不是被这家伙先拐走了吧?!

    不要啊!

    看着那黑龙悲愤欲死,司水星君立时便想通了其间的关碍。

    得到了贪狼传承的修士,怎么会不去修炼黑龙经呢?

    “呵呵……”

    看着那一脸火急火燎的黑龙,司水星君突然意味深长地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黑龙大人表示,为毛这货一笑,本龙就骨头缝儿里冒凉气呢?嘤嘤嘤……
极速赛车彩票有假吗 港龙彩票计划群 迅雷彩票计划群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 怎样注册极速赛车 金福彩票计划群 PK10哪个平台赔率高 威尼斯人彩票计划群 湖南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