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杀神 > 第二千二百九十一章 怪事

第二千二百九十一章 怪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megatche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二千二百九十一章怪事

    “不难受啊,为什么会难受?”楚赤不解的问道,在他看来,施展刀功,本就是一件极为正常的事情呀。

    杨裂风闻言,顿时有些无语,这楚赤当真是做菜入魔了,五十多年不修炼不说,竟然连不预热施展武技经脉承受不住这个武道常识,竟然都不知道……

    “不预热,便是施展武技的话,经脉会承受不住的,自然会难受呀。”杨裂风说道。

    楚赤闻言,仔细的想了想之后,这才在久远的记忆深处,想起了儿时得知的这个常识,当即,有些纳闷的道:“对啊,这么说来,我这个刀功,其实不是武技吧。”

    “不,你这个绝对是武技,可能是你经过太长时间的施展,在无意之中,逐渐的创造出了一种武技,你那刀功,与人作战,都是能够派上用场,而且,修为和你相同的一般武修,怕是根本不是施展了刀功之后的你的对手,这你刀功,若是归入天地玄黄四阶功法之中,怕是至少也是玄阶高级功法。”

    杨裂风很确定,楚赤施展的这刀功,绝对算的上是武技,星眸微微转动,思索了一番之后,如此说道。

    楚赤闻言,不解道:“那为何老臣可以随时施展呢?不预热的话,施展武技,经脉绝对承受不住吧?”

    杨裂风点了点头,道:“是啊,应该是承受不住才对,可是你的经脉,却是毫无问题。”

    杨裂风同样也很是不解,于是再次施放出强大的灵魂力,笼罩了楚赤,仔细的检查楚赤的经脉,当检查到楚赤右手手臂和手上经脉的时候,顿时神情一震,道:“你手臂和手上的经脉,竟然那么坚韧,远比你其余经脉要坚韧的多,你是不是右手臂和右手,有过什么奇遇?”

    楚赤虽然不明白杨裂风为何突然说他右手手臂和右手经脉极为坚韧,但是,他也不是太过好奇的人,懒的多问,直接回道:“没有啊,老臣从未有过任何的奇遇呀。”

    杨裂风闻言,眉头紧锁了起来,这件事情,尤为的奇怪啊。

    但是,这件事情,也让杨裂风极为的在意,不单单是出于好奇,而是如果杨裂风能够探明原因,说不定可以获得不需要预热,就能施展武技的方法,试想,两个实力相当之人交手,一个人需要预热之后,才能施展武技,一个人却是上来就能施展武技,那么上来就能施展武技的人,必然在战斗之中,占据巨大的优势。

    “王爷,王爷,您怎么了?”见到杨裂风愣住了,迟迟不语,楚赤小心翼翼的问道。

    闻言,杨裂风眉头依旧紧皱,摆了摆手,道:“本王在思考事情,你自己在一旁抄‘神厨百艺’吧,不要打扰本王。”

    “好咧,王爷!”

    虽然楚赤也有些好奇自己为何可以不预热,施展武技,经脉却是无损,但是,比起抄“神厨百艺”来说,这件事情,显然没有那么重要了,当即便是乐呵的说道,然后,便是在一旁的圆桌前,开始抄写“神厨百艺”。

    杨裂风则是站在一旁,眉头紧锁,思索楚赤为何可以不预热,施展出武技,经脉且还不受损。

    “楚赤能够不预热就施展武技,经脉却是不受损,根本原因,是因为楚赤的右手臂和右手的经脉,极为坚韧,远比他其余经脉要坚韧的多,这本就是一个反常的事情,除非他的右手臂和右手经历过奇遇,但是,楚赤说了,他没有经历过任何的奇遇,所以,他的右手臂和右手经脉是如何变的那么坚韧,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杨裂风双臂环胸,眉头微皱,眉宇之间,布满了思索,心中暗道。

    他知道,胡乱思考,没有头绪,是永远想不明白的,所以,他用了抽丝剥茧,寻根探源的思考方式,来思考这件匪夷所思,有违常识的怪事。

    “没有奇遇,是如何让右手臂和右手经脉变成那么坚韧的?”

    “为什么只是右手臂和右手,其余部分经脉,却是没有这么坚韧呢?”

    “……”

    一问题衍生一个问题,一个个问题,不断的于杨裂风的脑海之中浮现而出。

    以至于,杨裂风都没注意到,在御膳房外,一棵苍翠大树前站着的樊灵天。

    樊灵天先前去了杨裂风住宅,不见杨裂风,便是想到杨裂风可能到御膳房教楚赤做菜,于是来了御膳房。

    便是在御膳房外,见到了御膳房内的场景,见到楚赤在桌子前,似乎抄写着什么,而杨裂风却是双臂环胸,目露思索,似乎在思考什么。

    “他在想什么呢?”

    “难不成,他真的如我喜欢他一般,喜欢上了我,但是,如我猜想的一般,他怕和我在一起会被羁绊,所以,有些难以抉择?”

    见到杨裂风眉头紧锁,在思索事情,樊灵天脑海之中,思绪飞扬,俏脸微红。

    而在不远处,严怡萱则是望着女皇,目光顺着女皇的视线,又是看向了杨裂风,心中暗道:“难不成,女皇喜欢上了风闲王?”

    时间,就在这有些怪异的氛围下,偷偷的溜走。

    楚赤将一百多道菜全部抄好了,仔细的看了一番,心中不禁啧啧称奇,虽然还没有实际操作,但是,楚赤拥有着深厚的厨道知识功底,以及理解能力,所以,光这一百道绝味菜肴的一些做法,就让他感觉极为的妙。

    以至于,楚赤迫不及待的想要动手实践了,便是目光看向了杨裂风,只见杨裂风还在思索,想到杨裂风之前交代过让他不要打扰,他一时之间,有些犯难。

    将“神厨百艺”还给杨裂风,必然会打扰到杨裂风,而且,他想要实践做菜,也是需要在这御膳房之中,施展手脚才行,杨裂风待在这里,不准打扰,他根本无法做菜啊。

    于是乎,楚赤这个老头,就艰难的忍着。

    但是,杨裂风陷入了疯狂思考之中,根本忽视了周遭的一切,也忽视了时间的流逝。

    楚赤最后等的都要抓狂了,实在按捺不住了,便是对杨裂风轻声说道:“王爷,王爷……”

    正在思考的杨裂风被打扰,有些不爽,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扭头看向了楚赤,有些不悦的问道:“怎么了?本王不是说过了吗,不要打扰本王,自己抄。”

    “王爷,老臣抄好了,还给您。”楚赤不好意思的干笑了笑,将“神厨百艺”还给了杨裂风。

    杨裂风接过了“神厨百艺”收入乾坤袋之中,对楚赤,道:“那好,接下来,不要打扰本王了。”

    “王爷,老臣接下来打算在御膳房做菜,若是王爷没有别的事情,还请王爷换个地方思考。”楚赤腆着脸,干笑道。

    杨裂风闻言,顿时更为无奈,瞥了楚赤一眼,便是迈步向御膳房外走去。

    “恭送王爷!”楚赤一脸激动笑意的说道,王爷离开,接下来,就能大展手脚了。

    杨裂风走出御膳房,自然便是注意到了不远处大树前,望着自己的樊灵天。

    略微犹豫,杨裂风便是迈步走了过去。

    “女皇,你在这里做什么?”走到了樊灵天身前,杨裂风向樊灵天问道。

    樊灵天闻言,俏脸微微泛红,脸庞之上,平添几分妩媚,微微垂首,轻声,道:“夜色正好,出来走走。”

    “这样啊。”杨裂风道。

    “我见风闲王眉头紧锁,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心情似乎不怎么好。”樊灵天微微红着脸,向杨裂风问道。

    杨裂风想了想,也不打算瞒着樊灵天,便是点了点头,道:“是啊,有一件事情,很困扰我。”

    “什……什么事情,风闲王不妨说来听听,或……或许我可以帮到你,也说不定……”樊灵天心跳徒然加速,脸更是红了一些,很是不好意思的向杨裂风问道。

    如果是平常的时候,杨裂风必然会注意到樊灵天的不对劲,从而明白对方的心思,但是,此刻他满脑子都是楚赤为何右手臂和右手经脉那般坚韧,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樊灵天的不对劲。

    “楚赤施展的那刀功,是武技,但是,他可以不预热,就施展,而且对经脉没有丝毫的损害,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杨裂风皱眉说道。

    樊灵天得知杨裂风思考的事情,竟然不是自己以为的事情,顿时眉头轻皱,面色微黯了下来,不过随着她回味过来杨裂风说的话之后,美眸也是不禁为之狠狠一颤。

    “你说什么,楚赤可以不预热施展武技,并且不伤经脉?!”樊灵天颇为震惊的问道,她虽然也见过楚赤施展刀功的时候,周身灵力涌动,但是,因为她没有杨裂风那么强大的灵魂力,自然是不清楚楚赤的灵力在右手臂和右手之中,是以特定经脉运转的。

    杨裂风点了点头,道:“很神奇吧,所以,我很好奇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不可能吧,楚赤在武道上面,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啊,而且,极为平庸,以他的年纪,才是九星武士,这修为都低的可怕,而且,他切菜而已,用的着修炼武技?”

    樊灵天难以置信的问道。

    杨裂风闻言,忽然之间,脑海之中,灵光一现,整个人尤为的激动,星眸一颤,激动之下,直接双手重重的按在了女皇樊灵天的两侧香肩之上,激动的问道:“女皇,你方才说了什么,再说一遍!”

    杨裂风的举动,无疑是很突然,很失礼,很粗鲁的,但是,女皇樊灵天却是没有丝毫的不悦,甚至,芳心轻颤了颤,两侧耳垂,已然非常的红。

    后方不远处,严怡萱见到杨裂风突然的举动,面色大变,本来打算上前阻止,但是见到女皇没有什么反应,便是停了下来。

    樊灵天听到杨裂风的问话,有些诧异,不明白,杨裂风为何这么激动,但还是说道:“我说,楚赤在武道上,没有什么奇特之处,而且,极为平庸,以他的年纪,才是九星武士,这修为都低的可怕。”

    杨裂风闻言,脑海之中,那一丝一闪而过的灵感,没有再次出现,眉头不禁一皱,问道:“没感觉啊,之前你说的,应该不止这一句吧?”

    “我之前还说了什么,我想想啊……”樊灵天美眸转动,思索了一番之后,豁然眸子一亮,道:“我之前似乎还说,楚赤只是切菜而已,哪里用的着修炼武技!”

    “切菜而已,哪里用的着修炼武技……”杨裂风闻言之后,便是细细的品着这一句话,因为太过专注,没有注意到自己此刻双手放的不是地方,依旧是重重的按在樊灵天的两侧香肩之上,因为距离很近,樊灵天身上的香气,都是进入了他的鼻腔之中,但是,他却是没有闻到,因为此刻精神都在樊灵天那句话上,而因为距离太近,二人之间的呼气,都是能够扑到彼此的脸上,杨裂风此刻倒是没有一点的感觉,樊灵天则是俏脸越来越红,身躯都是微微抖动,一双狭长的凤目之中,荡动秋波。

    “切菜而已,哪里用的着修炼武技……”

    “切菜而已……”

    “哪里用的着修炼武技……”

    “哪里用的着修炼武技。”

    “切菜而已,不用修炼武技……”

    “不用修炼武技……”

    “对啊!”

    “不用修炼武技!”

    “那不是修炼来的武技啊!”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啊哈哈,我终于明白了!”

    终于是想通了其中原因,杨裂风激动无比,高兴的宛如三百斤的胖子一般。

    “你想明白了?”樊灵天闻言,也是美眸一荡,问道,她对这件事情,也很好奇。

    “是啊,想明白了,终于想明白了,女皇,你知道吗,这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你那句话,让我有所触动,我怕是到现在都没想出来了,太感谢你了!”

    杨裂风激动欣喜的说道,因为太过激动,话落之后,竟然直接将女皇樊灵天紧紧的拥入了怀中,抱住了她的香躯。

    女皇樊灵天瞬间双目瞪大,俏脸之上,神色剧变。

    后方不远处,严怡萱目睹这一幕,顿时也是瞪大了双目,风闲王竟然和女皇抱在一起了……

    “恩?似乎不对劲……”

    温香软玉入怀,杨裂风这才意识到了不对劲,旋即便是发现,自己竟然将女皇抱在怀中,当即便是目中一惊,连忙松开了樊灵天,老脸一红,不好意思的道:“不,不好意思女皇,我先前太过激动了,失礼了。”

    樊灵天俏脸通红,美眸不断波动涟漪,摇了摇头,声音微颤,道:“没,没关系,我不怪你。”

    “多谢女皇。”杨裂风松了口气,道,虽然他不清楚皇宫之内的规矩,但是,敢抱女皇,若是严格追究,必然是大罪吧?

    “风闲王,你之前说你想明白了,可否说一下原因,我也很好奇。”樊灵天此刻心有些乱,不过,楚赤不预热就能施展武技,并且不伤经脉的事情,太过古怪,连她都是极为好奇,便是压下心中的躁动,向杨裂风问道。
湖南快乐十分 香港开奖结果2019开奖记录 吉林快3计划 澳门最有名彩票网站 中财彩票注册 内蒙古11选5 恒发彩票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 极速赛车登陆 百益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