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剑起风云 > 第一百九十章 你,恨我吗

第一百九十章 你,恨我吗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megatche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一百九十章 你,恨我吗

    顾家,庭院内摆放了二十坛百年陈酿,这些全都是莫修央派人送来的赏赐。

    顾恒生坐在庭院内的石桌旁边,看着邋遢坐于地上大肆饮酒的疯老头儿,心中沉思不已。

    “嘿嘿……好酒,好酒。”

    疯老头儿端着一个酒坛就往自己的嘴里灌,丝毫不在意任何的形象,虽然他本就没有形象。

    “一、二、三、四……”疯老头儿一边饮着百年陈酿,一边数着自己身边摆放着的众多酒坛,嘴角都要咧到耳根子了:“嘿嘿,都是我的。”

    顾恒生看着疯老头儿,实在是想不通如他这般强悍的高手,是怎样沦落到今日的这般地步。百国之地,难道还有他看不到的地方吗?能够将疯老头儿这种强者都抵挡不住?

    “你,要不要来一坛?”疯老头儿数着自己身边的酒坛,在看了看顾恒生那边一杯酒都没有,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凝视着沙哑问道。

    “不用了,你慢慢喝吧!”顾恒生轻笑着摇头回答。

    “嘿嘿,那好。”疯老头儿巴不得顾恒生不要,笑了一声后,又继续喝着美酒。

    一坛坛的美酒被疯老头儿灌入了肚腹中,可是他除了脸上泛起的一抹酒晕外,肚子根本没有一点儿的变化。

    此时,顾恒生正在低眉深思的时候,一道急促的脚步声出现在了庭院内。

    顾恒生立即转眼望去,便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主上,属下有事要报。”来人是一个中年大汉,便是之前燕尘歌召入剑雨阁的人之一。

    “什么事情?”顾恒生左手轻放在石桌上,右手搭在自己的右腿膝盖,沉声问道。

    “韩家世子今日已经入城,在葛兴平的保护下,回来了。”

    中年大汉立刻低了低头,抱拳拱手的说道。

    “哦?小安回来了?”顾恒生眉头轻轻一抬,有些诧异。

    “是,估计现在已经快要抵达主上的府邸了。”中年大汉说道。

    “嗯,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顾恒生点了点头,摆手道。

    随后,中年大汉便离开了顾府,消无声息的钻进了人海中,恍若从未出现过一般。

    韩家世子,便是韩瑞安,顾恒生的从小玩到大的兄弟。

    四个多月前,顾恒生为了韩瑞安着想,不得不狠下心的派人将韩瑞安送到了黑暗的地方。并且,为了保护韩瑞安的安全,顾恒生还派了剑雨阁内的一个灵玄境后期武者相随。

    如今,自顾恒生北伐回京,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了。

    四个多月的磨砺,韩瑞安也终究回来了,不知道他现在是怎么一副模样了,倒是让顾恒生略微有些担心。

    哒哒哒……

    不久后,顾恒生的庭院内便响起了一阵沉重的步伐声。

    顾恒生放眼而望,便看到了两抹漆黑的身影,一道是剑雨阁的葛兴平,一道则是韩家世子韩瑞安。

    顾恒生将目光放在了韩瑞安的身上,慢慢的他便从石凳起身,眼底那愤怒和震惊的涟漪泛起,涌动在他的全身上下。

    “葛兴平!我当初是怎么吩咐的,你该当何罪!”

    顾恒生气势一起,直接对着缓缓踏来的韩瑞安旁边的葛兴平震怒道。

    葛兴平胆战心惊的低下了头,紧住了双拳,不敢有任何的反驳,全身止不住的打着颤。

    “不关他的事,无需责怪他。”眨眼间,韩瑞安便来到了顾恒生的身前不远处,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说道。

    顾恒生看着韩瑞安的模样,即便是以他的心性,也不禁沉伤的紧闭上了嘴唇,眼底深处满是复杂的神色泛起。

    韩瑞安穿着一件粗布烂衣,面容变得黝黑,以前那微胖的身材都变得瘦高了。他当初的那一头青丝都是凌乱发油的打结了,和旁若无人且在饮酒的疯老头儿一般无二。

    最重要的,韩瑞安的左臂衣袖,空落落的。

    他的左臂,没了。

    对,韩瑞安少了一只手臂,只剩下空荡荡的左衣袖在清风中微微浮动着。

    “小安。”顾恒生看着韩瑞安此时此刻面无表情的模样,心底一痛的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只能够包含无尽思绪的唤了一声。

    “我自己砍的,不怨他。”韩瑞安瞥了一眼害怕受到责怪的葛兴平,冷声的对着顾恒生说道。

    现在的韩瑞安,宛若变了一个人,他没了当初的那几分纨绔嬉笑的性子,剩下的只有冷峻和锋芒。

    自己砍的?砍掉自己的左手?

    “你……”顾恒生嘴唇为张,看着韩瑞安空落落的左肩,迟疑了。

    “它影响了我拔剑的速度和动作。”韩瑞安的这一句话,令这庭院变得极为的压抑和寂静,如同百万大山沉压下来般沉重。

    葛兴平听闻后,又低下了几分头,合上了眼眸,不禁想到了这四个多月的经历:

    一开始,韩瑞安得知自己踏入到了老黑奴的地方时,不断的挣扎和哭喊,希望有人能够来营救他。他喊着父亲和爷爷,喊着顾哥。

    可是,回应韩瑞安的并不是营救,而是无穷无尽的鞭打和羞辱。

    在偏远的山区,韩瑞安被人当过奴隶的搬运巨石,修建房屋和山寨。若是不依和偷懒,身上必定是会多出一些血淋淋的鞭印。

    葛兴平只能够看着这一幕,因为顾恒生下过命令,这是磨砺韩瑞安的最好时机,除非韩瑞安受到生命危险,不然绝对不能够出手。

    因此,这四个多月,韩瑞安被人当成狗的呵斥鞭打,只能够咬牙沉默。因为若是惹得那些老黑奴一丝不满,不仅逃不过一顿毒打,而且几天都不准吃饭。

    这些天,韩瑞安所没有碰过的东西和吃过的苦,都一一体验了个遍。他吃过干瘪瘪的树皮,只为填饱肚子,以免没有力气干活。因为不干活的人,基本上都被杀了。

    有一次,有人直接累死了,老黑奴当着韩瑞安等人的面,将尸体扒皮抽筋,然后把骨头熬成汤,让众人喝下去,当成是一天的伙食。

    残忍,都根本无法形容那儿的黑暗。

    那一次,韩瑞安没有喝,恐慌惊惧的充斥在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他想逃离,多么想回到自己的韩家,高床软枕、美味佳肴。

    可是,韩瑞安跑不掉,只能够没日没夜的干活。那犹如地狱的地方,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底。

    终于,前几天在挖山挖矿的时候,一块巨石坠落下来,刚好砸在了韩瑞安的左手上。

    “啊………”韩瑞安痛不欲生的大喊了起来,手中的铁铲也随即落地。他那撕心裂肺的声音,自然也引起了老黑奴的注意。

    一个凶神恶煞的大汉提着一柄铁剑走到韩瑞安的旁边,想要直接将韩瑞安给杀了,免得他一直在大喊大叫。

    韩瑞安看着步步而来的一个老黑奴,内心压抑了无尽的恐慌终于爆发了。他即便再怎么贪玩,也是韩家的人,修为达到了人玄境后期。

    望着提着铁剑的老黑奴,韩瑞安眼底的恐慌和惧色渐渐变得狠辣了起来,他压抑了四个多月的情绪彻底的迸发了。

    于是,韩瑞安从朝他走来的老黑奴手中,抢夺了铁剑。然后,一剑狠狠的斩出,将那个凶神恶煞的大汉劈成了两半,血染一片。

    葛兴平一直注意着这边,他知道自己不能够隐匿了,立刻冲到韩瑞安的身边,欲要保护。

    在葛兴平动用修为的那一瞬间,他那灵玄境后期的气势迸发出来时,韩瑞安一下子便明白了过来。为什么没有人来救他?原来都是安排好了的,一切都是顾哥计划的。

    “不要过来,滚开!”对于欲要保护自己出手的葛兴平,韩瑞安凌厉至极的呵斥道。

    然后,韩瑞安看着冲杀过来的许多老黑奴,在低头看了看被一块巨石压着的左手。韩瑞安大笑的一剑挥出,便斩掉了自己的左臂。

    无尽的痛感,仿佛都没有了,全然被心里的怒意和狠辣充斥住了。

    那天,韩瑞安杀了很多人,几乎一大半的老黑奴都被他屠戮殆尽了,血染深山边荒。最后,看着韩瑞安流血过多的要昏倒了,葛兴平才出手,彻底终结了这一切。

    这些经历,注定会永久的停留在韩瑞安的内心深处,永远也不会消除的。他终于明白了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也知道了自己老爹和老爷子不会护他一辈子。

    “你,恨我吗?”

    看着韩瑞安的锋俊面容,感受着他气息中的一丝狠辣,顾恒生沉吟了许久后,终究是开口了。
极速赛车计划数据 上海11选5走势 盛兴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走势 新利彩票计划群 彩客网计划群 138彩票计划群 智慧彩票投注 赢天下彩票计划群 财神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