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剑起风云 > 第三百零五章 十年悲苦谁人知

第三百零五章 十年悲苦谁人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megatche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三百零五章 十年悲苦谁人知

    “先生,牢房阴暗污秽,怠慢之处,还请见谅。”

    车建白看了看四周,将地上的枯黄稻草整理了一下,然后堆积到了一起,放到了顾恒生的身旁。

    “车大人,共饮一壶,如何?”

    顾恒生递给了车建白一壶美酒,自己手里拿着一壶。

    车建白有些惶恐的双手捧着顾恒生递来的这壶美酒,双手略微打颤的鞠了一躬,颤音道:“多谢先生了。”

    顾恒生不在意这些的直接坐在了枯黄稻草上面,和车建白对坐于阴暗的牢房之中。

    打开酒塞,一缕缕酒香味四溢而出,将整个牢房都充斥住了。

    “先生,罪臣便以您赠予的酒,敬您。”

    车建白双手将酒壶捧在手心中,起身对着顾恒生深深的拜了一礼,直接大饮了一口。

    顾恒生轻抿着薄唇,也饮了一口美酒。

    “车大人,你唤我前来,有何事交代?”顾恒生不想说这些客套话,直接问道:“那日你在大殿之上没有明言,想来有所避讳吧!现在,应该可以告诉我了。”

    “先生拥有大智慧,什么也瞒不过先生的慧眼。”

    车建白合了合眼眸,郑重其事的点头道:“先生,自从十年前起,我游楚国便陷入了水深火热的地步,无数的黎民百姓都被敌国给暗害了,而罪臣身为朝中官员,却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心如刀割般无能为力。”

    “有一日,一个如离国的敌臣接触到了罪臣,以罪臣的家属作为要挟,让罪臣为他们办事。”车建白似乎看到了当年的一幕,悲戚而道:“那一天,罪臣的一家老小都被敌贼用刀给架住了脖子,罪臣泣血哀嚎亦无用,只能够点头答应了。”

    “自那以后,如离国的探子便暗中监视着罪臣,而罪臣只能够在敌贼的安排下,一步步的残害着我游楚国的百姓。”

    “罪臣知道,即便罪臣不答应敌贼的要求,依旧会有其他人成为敌贼的目标。因此,罪臣只能够妥协,不断的融入到了其中。十年已过,罪臣基本上知晓了敌贼部署在我游楚国的势力,罪臣将这些暗暗的记下,全部刻写到了一本书册上。”

    “这本书如今就放在府中的一个地窖中,希望先生能够将其取出,待到罪臣等人被执行死刑之后,再交给公主,彻底铲除敌贼,不留后患。”

    两行老泪从车建白的眼眶中流淌而出,他悲泣的缓缓向顾恒生阐述着。

    “车大人,你为何不亲自告诉公主呢?也许凭借你记录敌贼势力的书册,可以免去你一死。”

    顾恒生略微一愣,没曾想车建白竟然还留有这么一手,有些疑惑的发声问道。

    “先生,按照公主所说一般,有些事既然做了,不管是出于怎样的原因,都应该付出相应的代价。”

    车建白释怀的一笑,仰头喝了一口美酒,让自己的胸口感觉到一股暖意。

    “为何要我代劳,你可以亲自交给她。”顾恒生眯了眯双眼,开口沉声道。

    “先生,若是让公主事先知道了,那么公主该如何判决罪臣呢?若是不判死刑,那么怎么安抚我游楚国亿万子民的心?若是判处死罪,公主定然会为难不已。”

    “所以哪!等到罪臣被判决之后,再请先生将罪证交给公主,彻底清除敌贼余孽。这样做,才会令亿万子民心安,罪臣为能够得到救赎。”

    车建白早就已经不将生死放在心上了,这么多年来,他就是在等一个机会,等到能够铲除敌贼的一个绝佳机会。

    如今,余大家回来了,以雷霆之势镇压了敌寇,挽回了他游楚国的国威。车建白望着那一幕幕,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感到高兴和激动。

    当年,他本想以死谢罪,也绝对不和敌国贼寇同流合污。可是,他转念一想,他若是拒绝了,不仅会令自己一家惨死,而且还会有其他人接替他的位置。

    因此,车建白答应了如离国的要求,为其办事。期间,车建白在敌国疏忽的时候,放走了很多百姓,只希望自己能够救助一些子民。

    并且,在得到如离国的信任以后,车建白便开始将其罪证记录成书册,避开了探子的耳目。他知道,总有一天,游楚国会重新绽放光芒的。

    今时今日,他期盼了这么多年,终于迎来了光明。

    当初得知温行镇出现了一名大儒时,车建白便希望能够将大儒请回朝堂,帮助游楚国稳固形势,保护天下黎民。因为如离国在怎么大胆,也绝对不敢暗害一位当世大儒的。

    可是,顾恒生在当初却是拒绝了车建白的邀请,让他感到有些心生暗淡。没曾想,温行镇的大儒不仅来到了京都,而且还同失踪十年的长公主回来了。

    车建白看着敌贼黑袍人倒在血泊之时,彻底的放心了。

    “罪臣自知罪孽深重,不敢奢求能够存活,只希望先生能够保全我一家老小的性命,拜托了。”

    车建白双膝一跪,老泪一落得朝着顾恒生重重的磕头,恳求道。

    顾恒生沉默了,他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个老人的肩膀上扛着重山,难以想象他是怎么坚挺下来的。

    “这件事情,我答应你。”

    顾恒生将车建白扶起来,凝重道。

    “多谢先生。”

    车建白的嘴角慢慢的浮现出一抹笑容,这是欣喜的笑意。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家人绝对不会有事了,他无悔。

    “你的意志,会有人承载下去的。”顾恒生拿着酒壶,对着车建白一敬,值得仰头一饮。

    “会的,一定会的。”

    车建白希冀的喃喃念叨了一遍,目光不禁瞟向了皇宫的位置。

    “现在,你倒是可以如释负重了,你肩膀上的担子可以放下来了。”

    顾恒生轻叹一口气,有些敬重车建白的沉声道。

    “那倒是,哈哈哈……”

    车建白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如今能够看到游楚国的希望冉冉升起,心中不免涌动出一股热流,忍不住的仰头大笑。

    “整整十年哪!终于结束了,罪臣可以下黄泉面对先皇了。”

    又是两行浊泪从车建白的眼眶中滑落下来,浊泪中承载了他这十年来的心酸和悲苦,无法用言语诉说。
山东11选5走势 金砖彩票计划群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 百分百彩票计划群 吉林快3计划 极速赛车八码怎么买 安徽快3 极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万家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