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剑起风云 > 第五百三十一章 千年后的一战!

第五百三十一章 千年后的一战!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megatche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五百三十一章 千年后的一战!

    顾恒生轻轻摇了摇头,轻抿薄唇一笑:“你误会了,我只是和你们云鹜剑宗的剑子是故友,这才出声询问一番。”

    “哦?我剑宗的剑子居然和顾将军相识,这可是天大的缘份。”

    云鹜剑宗的长老路峻一愣,心中一喜,立即开口道。

    有着这一层缘份在,说不定顾恒生便答应入剑宗修行了。倘若剑宗有了剑子和顾恒生两人的话,未来的剑宗将会走的更远,成为无数势力所要仰望的存在。

    想到此处,路峻的胸口便燃起了一团热火,仿佛已经看到了云鹜剑宗辉煌的那一天了。

    另一边,雪魔宫的墨凝妃盯着顾恒生,耳边闪过路峻刚刚所提到的人“剑子独孤殇”。

    墨凝妃娇躯狠狠一颤,眼帘浮现出了一抹足矣震世的画面,心中暗呼:“难道剑宗的剑子是……”

    云鹜剑宗出现了一名惊世的剑修,这件事情各大势力自然有所耳闻,并且还好生调查了一番,也得知了剑子的名字便是独孤殇。

    众势力对“独孤殇”这个名字都不以为然,并不是太在意。只不过让各大势力不解的是,他们根本就查不到独孤殇的来历,有些蹊跷,下意识的认为是云鹜剑宗给抹除了。

    如今,雪魔宫的墨凝妃认出了百国之地的顾恒生,又联想到了顾恒生说剑宗的剑子是其故友,她的脑海中瞬间一懵,惊骇呆滞住了。

    “当初在百国之地,帝君意志临世,和一人对恃而语,那人的名字好像便是叫做独孤殇,难不成就是剑宗的剑子吗?”

    墨凝妃打破了锋城的气氛,再也忍不住的破口而出,她的双眸还泛出了无尽血丝,甚是狰狞。

    轰!

    一时间,各方势力都将目光转移向了墨凝妃,耳边不停的环绕着墨凝妃刚才所说的话。

    恍惚间,众人都回想起了当初所发生的一幕幕,勾起了他们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

    那一天,帝君降临,帝威蔓延整个北州,威慑诸天。

    那时候,北州所有势力尽出,隐藏在暗处的道境、仙台的强者纷纷露头,皆匍匐跪地,恭迎帝君。

    那日,帝君当着诸天势力和无数强者的面,曾和一名天玄境的剑修对恃,视那名剑修为对手。这一幕,惊骇了世人,让无数势力都呆木若鸡,不敢想象。

    他,是帝君,高高在上,俯瞰世间。其一语,定亿万万生灵的生死,一怒可斩九天,举世无敌。

    而那名剑修呢?

    只是一个天玄境的武者罢了,也许在遗弃之地,那名剑修很强。可是放眼诸天大世,哪怕是在北州的蛮荒边域,天玄境武者都不值一提。

    为什么帝君这么重视一名如同蝼蚁一般的天玄境剑修呢?

    为何帝君以一生对手的姿态和那名剑修平等对话呢?

    世人不懂,根本无法理解所看到的那画面,只能够大惊而愣,彻底傻了。

    再然后让世人所抓狂和震惊的是,那名犹如蝼蚁般的天玄境剑修竟然和帝君相邀一战,千年后不管走到哪一步了,都要提剑一战。

    对于亲眼看到那一幕的人而言,此场面无异于天崩地裂,日月崩碎。

    如果在那之前有人告诉他们,会有一名天玄境的武者邀战帝君,世人对此只会嗤之以鼻的大笑不止,当作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哪怕是中州的那片存在了数十万年的无尽幽海被踏为平地了,世人也绝对不会相信有天玄境的武者会敢挑衅大帝的尊严。

    可惜,事实便是如此,无数人都亲眼看到了那一画面,至今都不敢忘怀,亦不敢有半分亵渎。

    雪魔宫的墨凝妃一开始对剑宗突然出现的剑子虽然好奇,但是也没有联系到被遗弃的百国之地。

    可是此时此刻,她认出了顾恒生,听顾恒生说剑宗的剑子是他的故友。一下子,墨凝妃的记忆便犹如巨浪滚滚而下的一发不可收拾的涌现而出,将一切的事情都联系了起来。

    墨凝妃没有记错的话,当初在百国之地的时候,帝君曾亲口称呼那名剑修为——独、孤、殇。

    而云鹜剑宗的剑子好像也叫做独孤殇……

    “你……你刚刚说什么?”

    有一势力的人全身打了个冷颤,强忍着惶恐之意的问道。

    这一刻,无论是来此的各方势力,还是锋城内的亲君卫和无数将士居民,尽皆目瞪口呆。

    “敢问顾将军,剑子可是和你来自同一个地方?”

    雪魔宫的墨凝妃香唇一紧,似乎因为想到了那日的惊世之幕而惶恐不已,娇脸失色的问道。

    顾恒生慢慢的将目光移到了墨凝妃的娇躯上,缓缓点头道:“是。”

    虽然已经确认了这一点,但是墨凝妃听到顾恒生的承认,她还是下意识的娇躯一抖,险些有些在虚空中站不稳了。

    “你……你刚才说我剑宗剑子便是当初和帝君相邀千年后一战的那人?”

    云鹜剑宗的长老路峻抖了抖长袍,口干舌燥的直盯着墨凝妃,一脸的不敢置信之色。

    “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想来便是贵宗剑子。”

    墨凝妃收起了媚术,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四周的势力和城墙之上的众人,都感觉身体一寒的麻痹了,眼瞳中泛出了无数条震撼惊恐的涟漪波澜。

    “这………”云鹜剑宗的长老路峻,以及剑宗的其余来人,都嘴唇泛白的开始打颤了,不知是惊诧欣喜,还是恐慌不安。

    云鹜剑宗的剑子居然就是当初和帝君对恃的人,这消息足矣震动整个北州,乃至整个诸天大世。

    自南宫大帝登基以来,举世无敌,世间能够有资格和其对话的人都寥寥无几,更别谈一战的本事了。

    也许在某个地方,某个角落,能够和帝君一战的人存在,但绝对是曾经镇压了某个时代的无敌存在。这种存在即便现世,众生也不会知晓,也没有能力去得知。

    因此,在世人的眼中,南宫大帝便象征着无敌,象征着一个时代的巅峰。至少未来万年乃至数万年,南宫大帝都是一座不可攀越过去的巨山。

    但是,有人居然要挑战帝威,扬言和帝君千年后一战。对于这般行为,不知说其愚蠢,还是无所畏惧。

    总而言之,没有一个人会认为独孤殇能够成功。

    这个成功,在世人的眼中,不是和南宫大帝一战的本事,而是能够看到南宫大帝的资格。

    对!

    若是你能够凭借千年时光便可以亲眼看到南宫大帝的真身,这便可以说是一种举世无双了。至于和南宫大帝一战的资格,众生想都不敢去想。

    锋城。

    云鹜剑宗的长老路峻惶恐了起来,他握剑的手开始不停的颤动着,额头上泛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喘息的粗声愈来愈强。

    路峻恐惧了,他一想到剑子便是挑衅帝君的人,心中就无法冷静下来。

    帝君曾和剑子邀战,视剑子为对手,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路峻心中闪过一抹骄傲和崇敬之色。

    可是若是其他仰慕帝君的强者知晓此事,会不会来找剑子?会不会因怒而将剑宗踏平?会不会让整个云鹜剑宗乃至北州,都受到巨大的波及?

    一想到这些,路峻的身子都有些摇摇欲坠了,差点儿从虚空中跌落下去。

    “路长老你不必多虑和害怕,你应该感到骄傲和自豪。”

    从路峻和众人的表情上,顾恒生知晓他们在担忧什么,嘴角轻扬的打破了这诡异的宁静气氛。

    这些人无非就是担心独孤殇成为焦点,会引起真正强大势力和强者的注视,然后令整个剑宗乃至北州边域受到波及。

    “顾……顾将军,此话……何意?”

    路峻强压住内心的恐惧,吞吞吐吐的低吟问道。

    “独孤殇和南宫大帝已经是老对手了,南宫大帝可视其为真正势均力敌的对手,这可不是说笑的。”

    顾恒生双手负背,仿佛又看到了百国之地的璀璨风景一般:“既然独孤殇说了要在千年后和帝君一战,那便做不得假。千年后,独孤殇未必会败。”

    等等……

    众人一怔,面色大变,他们担心的是千年后独孤殇会不会赢吗?

    那可是帝君,俯瞰世间的大帝,顾恒生居然担心的是独孤殇的输赢?

    开什么玩笑?

    一千年的时间,就想从天玄境的修为走到帝君的面前,然后与其一战,简直是异想天开。

    别说独孤殇能否在一千年中走到帝君的面前了,他能不能破开道境的门槛,都是一个未知的问题。况且即便踏入了道境,其中也有九道门槛,犹如天堑。在之后便是仙台境……

    “顾……顾将军,你的意思是千年后剑子还真的可以和帝君一战?”路峻几乎要从虚空中跳了起来,破音否决而道:“开……开什么玩笑!”

    在场无数人都露出了坚定不信的神色。

    “你们不懂。”顾恒生对此只是淡然一笑。

    “什么?”众人一愣,不明所以。

    顾恒生沉吟了片刻,仰望天穹,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独孤殇的剑,很锋利。千年后,不管我身在何处,一定会去观战。”
山东11选5走势 极速赛车开奖正规吗 通博彩票计划群 平安彩票计划群 金誉彩票计划群 杏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彩票技巧 极速赛车有那些风险 极速赛车登陆 广西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