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子请自重 > 第六百五十六章 进击的狗子

第六百五十六章 进击的狗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megatche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羽人圣木就在圣殿之后,守卫森严无比。祭司序列的几乎是全体绕着圣木,既是拱卫,也是某种仪式的样子,气氛很是肃穆。

    见秦弈和羽裳过来,祭司们都盈盈下拜:“参见神使。”

    很虔诚。

    秦弈都快习惯她们的跪礼了,从一开始会喊羽裳她们别跪来跪去,到现在真如当初羽裳说的“当平常事可也”。

    人家就这习性,没什么好矫情。再说了你有这么尊贵的身份才能来圣木,否则还来不了呢。

    离建木越近,越能感受到澎湃无比的生命活力,这是羽人一族得以生存繁衍的基础,确实不是随便娶了个羽人就能让你进来乱碰的。

    站在圣木之下,秦弈抬头仰视,心中颇为惊叹。

    近距离看着,才知道它有多大。

    这根本不是树,而是一栋摩天大楼,早就不能用“多少人环抱”来形容了。好在现代都市见到的摩天大楼多了去了,站在大楼外面是什么感觉,在这里也基本差不多,好歹不会像没见识的古人见到这么巨大的树木感受自己的渺小会感动得跪下。

    最让人震撼的是,它还不是完整的树木。

    它只是一截枝干而已……

    如果放开神识,可以看见宏观的视角:一棵千里直径,不知其高的恐怖巨树,根植深海之底,树冠蔽日遮天。树干上就已经分出无数枝桠,许多从海下蔓延开来,枝头伸出海面。环绕着伸出海面的部位聚拢了泥沙,渐渐成岛。

    这便是这海中禁地大量岛屿的由来。

    羽人岛就是其中之一。

    这一株羽人圣木就是其中一个枝桠,不过这一枝比别家的稍大一些而已,性质没啥区别。

    光是这么伸出岛面的一个枝桠,就如同摩天大楼。

    秦弈没感动得跪下,却也震撼得说不出话。

    这就是世界树啊……

    他伸手抚摸着树干,心中很清楚,哪怕是刮一点点树汁回去,当初李青麟那点诅咒就根本不算事,就连后来寿终正寝的谢远也能延命很久。

    往事已矣,没什么好多想的。

    生命力,同时也是大部分修士一直追求的东西长生不老。

    这棵树具现的几乎就是永恒的生命。

    它的叶子,甚至只是叶子的汁液,绝对能让清茶焕发全新的生机,从一片不能修炼的茶叶变成先天之躯。

    它的果实,当然可以演化人身最重要的血肉肌肤,诞生每一个细胞。

    这枝桠上没有果实,之前已经问过羽裳了,建木之实应该必须在主干上。但这不要紧,让棒棒在这上面研究一二,说不定就有替代之法。树都在面前了,对于棒棒这样的的行家来说可未必非要果实才行。

    秦弈腾身而起,到了郁郁森森的树冠上。

    浓郁无比的灵气和生命活力沁入心脾,秦弈差点有种醉氧的感觉,他很确信如果自己能在这里好好修炼一段时间,突破一两层是轻而易举,若能长期据此修炼,乾元不在话下。

    流苏和狗子一左一右坐在身边,都有种极为舒适的表情,看上去就算是在这里吸收一阵子生命力,对它们的好处都比得上钻进别处灵气池潜修了。

    因为特别对症。

    “别陶醉了棒棒。”秦弈问:“修炼还有很长时间,我们要的终究是建木之实,如今已经在建木之上,你有什么办法没?”

    “我研究一下看看。”流苏丢下一句,身躯化为薄雾,似乎钻进树中去了。

    狗子抬头看着郁郁枝叶不语。

    秦弈奇道:“你在想什么?”

    狗子淡淡道:“我若留在这,不用几年就可以恢复巅峰,我甚至不需要什么血凛幽髓来凝血络,这里几乎任何东西都可以成为我的身躯,才没有流苏那么多嗦事。”

    “好养的狗子……”秦弈脱口说了一句,却很快反应过来,狗子这意思是说它可以离开了。

    想到这个秦弈倒有些不舍,问道:“你……不要彼岸花啦?”

    狗子瞥了他一眼:“我以前也告诉过你,彼岸花我不是没吃过,未必有用……只是我馋。”

    “你现在不馋啦?”

    “关键是你不给我吃,你吊着我,你下贱!”

    秦弈:“……”

    狗子悠悠道:“我若是在这里,很快就可以成为龙子核心,九子变成十子也没什么出奇。”

    秦弈道:“你说你不是龙子。”

    “重要吗?”狗子笑笑:“重要的是我若无相,这里可能都是我的。”

    “喊别人爹都无所谓啊?”

    “天下人都是我爹,你也是。”

    秦弈:“……算了吧狗子,别贪,你真要来这里跟你发小们混,也至少等乾元圆满,甚至无相了回来,那时候谁不服就锤谁。现在这样只会被人揉圆搓扁,可未必有你想象的那么舒服。”

    狗子沉默。

    它之所以罗里吧嗦一堆,其实本意还是哄秦弈掏花给它吃。却没想到秦弈的角度是这样……

    你可以回建木,但我不想你被人欺负,要回也得更强一些再回。

    秦弈取出彼岸花,说道:“其实我不是用花吊着你,这花对我已经没啥用了,我小气也没意义。只是我知道,你的贪欲没有止境,这朵花根本就喂不饱。如今你为了这朵花还能压着性子,一旦花没了,你可能会是一个很暴躁的饕餮……我不想看见那样的饕餮。”

    狗子暴躁道:“所以你就永远也不会给我吗?”

    秦弈道:“幽冥正在复苏。”

    狗子愣了一愣。

    秦弈续道:“到时候……我们可以找位置培植此花,说不定能弄出茫茫一片,这一朵就是引子。你这时候吃了,以后去哪找,去和无相玉真人打架?”

    狗子眨巴眨巴眼睛:“你……考虑了这些?”

    “这简直是必然的事情,有点脑子都想得到。”秦弈鄙视道:“你就是只顾眼前贪,从来没想过将来。”

    狗子丧气地耷拉着脑袋。

    秦弈揉揉它的脑袋:“反正你自己是建木出来的,要回家我当然不阻拦。以后我真在幽冥种花,你来找我就是。”

    狗子瓮声瓮气地答了一句:“强点再回,现在打不过它们会被欺负。”

    秦弈咧嘴一笑。

    狗子又道:“流苏若要躯体,确实未必要建木之实。比如这根枝桠,能掏出木心来炼炼,效果不会比建木之实差。”

    秦弈一怔,脸色反而有些难看:“这好像比摘果实更难吧?这是人家的圣木,生命之本,掏了?”

    狗子鄙视道:“你不用羽人的,莫非不能用别人的?”

    秦弈脸色阴晴不定。

    用别人的……

    狗子又道:“而且你满脑子流苏,就没想过自己?”

    秦弈奇道:“我自己?干嘛?”

    狗子没好气地指着周围的嫩枝:“你那什么诛魔剑,档次低得已经不能看了。这里的木枝随便剪一段回去,随随便便也能祭炼一个全新的法宝,碾压你的诛魔剑不知多少倍。这里是建木,随便一块树皮都是宝,你就想着流苏?”

    “呃……这里是羽人圣木……”

    “你是不是傻,什么圣木不能剪一小枝嫩枝的,难不成还能剪死了?”狗子鄙视道:“你以为羽裳母女俩头上的宝石是什么?”

    “是什么?”

    “就是建木分泌的树脂形成的宝石。”狗子道:“她们自己都采集圣木之物为用,哪来那么多不能碰的道理。”

    “这个……我回头问问羽裳,她们觉得可以那当然好。”

    “你顺便再问问,你在这里生火炼丹会不会挨揍。”

    秦弈:“?”

    “在这里炼之前的那个药胚,大概三五天就能成丹了。”狗子张开手,做了个环抱的手势:“这里是生命之源,和之前的寻木之心内外辉映,若这里不能催生丹药,就没有地方可以了!”

    秦弈发现流苏不在的时候,狗子比谁都邪门。

    一会想挖别人圣木,一会要剪人家树枝,一会要在人家树上生火。

    真混世魔王,上古凶魂。

    可怎么流苏在的时候它就乖得狗子一样?
澳门最有名彩票网站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极速赛车开奖辅助 极速赛车登陆 湖北快3代理 新利彩票计划群 传奇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开奖 上海11选5计划 极速赛车压8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