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668章 至善,士为知己者死

第668章 至善,士为知己者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megatche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668章 至善,士为知己者死

    寻踪仙越跑可以跑的范围越小,到了后来,也终于察觉出问题了。

    因为,它已经连转身都转不过来。

    此时,最后一样金灿灿的东西落下,却已经不是竹片,而是一片金叶子。

    寻踪仙被恍了一个眼花缭乱,普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此时,周围已经被竹片插满,还都是螺旋形错落的。

    它就是能跳出这个小圈子,也没有落脚的地方。

    更不用说,这个小圈子里地方这么小,它连起跳的余地都没有。

    聂铮和千心千月都已经看傻了。

    不带这么玩的!

    他们又是做陷阱,又是埋伏地弄了半天,结果……

    萧惊澜一出手,一把碎竹片就把事情给解决了。

    “啧,奢侈。”凤无忧跑到近前,带着几分兴奋看着被困住的寻踪仙。

    看到那片金叶子,立刻不客气地说了一句。

    用竹片来捉那寻踪仙也就算了,中间还插了一片金味子。

    还真是有点高门子弟用金丸做弹弓打人的作风。

    凤无忧以前都是在电视居里看到,没想到今天看到个真的。

    萧惊澜好气又好笑。

    他专门跑来帮凤无忧抓这寻踪仙,一句好话没听到,还听到这么一句。

    “皇上……”聂铮,千心千月都跑来对着萧惊澜行了个礼。

    原本,萧惊澜应该是在义阳的,可却突然出现在这里,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有意外的神色。

    因为,这意外早就在出发的第一天夜里,萧惊澜突然出现在凤无忧的寝帐时被消耗光了。

    这两日,其实萧惊澜一直都跟在凤无忧身边,只不过换了燕卫的面具,不显罢了。

    他们原本不知道萧惊澜要做什么,但,当得知今夜徐广要把凤无忧引出去的时候,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先前的行动,他们其实并没有特意策划过。

    可常年配合的默契,却让他们轻易就做出了最好的选择。

    萧惊澜抬了抬手,示意他们免礼,眼睛却还是看着凤无忧。

    “说我奢侈,那我把这金叶子拿掉好了。”

    说着话,竟然真的伸手去拿。

    这一拿,寻踪仙不是就该跑了嘛!

    凤无忧连忙阻止:“我就说着玩玩的,再说,这寻踪仙这么宝贵,用片金叶子也值呀!”

    看她那紧张的样子,千心顿时一声闷笑。

    凤无忧转头,怒瞪。

    死丫头,笑话她主子是不是?

    谁料,千心一点也没怕,反而笑得更厉害。

    她掩着嘴,道:“主子,你别拦,就让皇上去拿,你看皇上肯不肯碰。”

    凤无忧往那里一看,才发现,寻踪仙虽然被困住,可一直都没有消停,一个劲地来回扑腾。

    此时,竹片上和金叶子上,全是脏兮兮的泥土。

    立时,凤无忧也明白了。

    萧惊澜这种有洁癖的人,会去碰那金叶子才怪。

    真是笨死了,连个都没想起来。

    周围千月和聂铮也笑起来。

    不过他们笑归笑,却没有闲着。

    聂铮早已拿着事先准备好的笼子把寻踪仙给装了起来。

    那寻踪仙凶得很,一个劲地蹦跶,还张着嘴不住地发出嗬嗬的声音吓唬聂铮,一颗颗小尖牙,看着也的确有那么几分威慑力。

    可惜,聂铮听过徐广的介绍,早就做好了准备。

    用衣服把手厚厚地缠起来,瞅准一个寻踪仙跳起来的瞬间,一把捏住它后颈上的一块皮。

    寻踪仙一下僵住,像是被戳中了死穴一样,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就那么被聂铮抓进了笼子里。

    “让你再凶!”千心冲着笼子做鬼脸:“再凶给你喂大蒜吃!”

    这东西不喜欢大蒜,这也是听徐广说的。

    总之,为了博取凤无忧的信任,徐广是真的说了不少东西出来。

    “主子,它怎么办?”千心拎着笼子问凤无忧。

    这东西虽然有毒,但毒都在牙齿和爪子上,不被咬到抓到就没事。

    凤无忧看它一眼,就见那小东西窝在笼子的最里面,一双小眼滴溜溜直转。

    似乎……已经成了阶下囚还不老实,想着要怎么逃跑。

    “给它喂点天元丹的粉末,然后先不理会它。”

    对凤无忧来说,抓到它纯粹是顺手而为,这一次最主要的事情,是徐广。

    萧惊澜也有此意。

    他们并未在沼泽久留,而是起身赶回清平镇。

    清平镇曹参将在看到萧惊澜还有他身后的大军时,整个人都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皇上会在这里?还带着大军?

    还有,后面那些人抓着的那个犯人,怎么那么眼熟?

    这不是……徐广吗?

    “娘娘……”曹参将差异地叫了一声。

    凤无忧摆摆手道:“曹将军不必担忧,这是他的事情,与曹将军无关。”

    闻言,曹参将才总算是出长出了一口气。

    他与徐广十分熟悉,这事皇后娘娘可是看在眼里的。

    若是这事把他也牵连进去,他当真是浑身长满了嘴也说不清。

    还好,皇后娘娘明察秋毫。

    目光转到徐广身上,曹参将又小心问道:““娘娘,不知徐广他……”

    他到底犯了什么罪呀?居然能让皇上亲自动手捉拿。

    甚至,连义阳的战局都先放下了。

    “此贼勾结东林,意图劫掳皇后娘娘!”千心在一旁大声回答。

    听到此言,曹参将狠狠一颤,立时,看向徐广的目光都不善了。

    萧家军中最忌背叛。

    当年聂铮的父亲因为被传为背叛,连军中姓聂的人都因此而抬不起头。

    更不用说像徐广这样,还被抓个正着。

    在曹参将憎恶的目光中,凤无忧和萧惊澜已经然进了厅中,而徐广也被带了进去。

    房间中,徐广五花大绑地被压在地上,目光中却仍是不服。

    “不知,我哪里漏了马脚?”徐广吐了一口口中的血水,嘶哑问道。

    死,也要死个明白。

    他自认一路都非常小心,何以会被凤无忧事先察觉,甚至,连萧惊澜都一同跟来。

    明明,萧惊澜已经在前一天出发了。

    凤无忧摇了摇头,轻声道:“本宫并没有看出你有问题。”

    “那你……”

    “我只是觉得太巧了。”

    城中有三个人都对青羊关很熟悉,但偏偏,在她要去的时候,一个走,一个伤,都无法前往。

    而这两人,又偏偏是燕伯调查过,没有问题的两人。

    唯一剩下的人选就是徐广。

    若是徐广先前没有被萧惊澜处罚过,这件事情也不会这么显眼。

    就算处罚过,若是徐广能表现出一点对凤无忧的怨气,凤无忧也不会上心。

    徐广之所以受罚,是因为凤无忧回城要让僧道离开的事情。

    虽然所有人都众口一辞地说那些僧道离开是为凤无忧祈福,可是凤无忧又不是沙子,岂会真的相信?

    看向徐广,凤无忧道:“你因本宫而受罚,见到本宫的时候,难道就一点怨气也没有吗?”

    徐广一怔,忽然大笑起来:“原来是这里!”

    他太想得到凤无忧的信任,以至于,把人之常情都忘了。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就是因为他对凤无忧太殷勤,太听话,结果,反而让凤无忧怀疑他。

    “本宫将此事告诉了皇上,然后又命人查了你。”凤无忧看着他,忽然起身走到他身前。

    “虽然你极力掩藏,可是以你之能,绝非一个小小六品官能够涵盖。”凤无忧认真问道:“你可是有什么苦衷?”

    如今天岚大陆之上,若说哪个国家最有朝气最有心心向荣之姿,那必是燕云无疑。

    燕云虽是新建,却是上下一心,兼且政纪清明,对百姓又和善,只不过短短半年,却已有相当数量百姓从他国迁至此地。

    这样一个国家,绝对要比其他国家更有吸引力。

    更何况,徐广还曾经在萧家军中呆了十年。

    凤无忧相信,徐广对萧家军是有感情的,可他为何却要做出帮助东林掳劫自己之事?

    今天来伏击她的人都东林军,还是她曾经见过的卓天宁手下的那支。

    她想来想去,也只能想得到,也许徐广是有什么把柄被对方抓在手中,又或者是被威胁了。

    徐广万没想到凤无忧不仅没有问他的罪,却反而先问他这句话。

    萧惊澜也是目光微动,看着凤无忧背影的目光,无形中又深了几分。

    他想起一句话,银鱼至善。

    这种善,并非是不杀人。

    而是遇人遇事,首先都相信,人的本性是善的。

    徐广沉了面色,仔仔细细地开始打量凤无忧。

    他先前对凤无忧十分殷勤,可大多是做戏,心头从未真正认真看待过他。

    此时他的目光虽然冒犯直白,但却实实在在是第一次,正眼打量她。

    他目中神色几动,好一会儿才说道:“士为知己者死。徐某做便做了,皇后娘娘也不必再问原因。”

    他目光一转,看向萧惊澜,道:“燕皇天之大幸,得皇后娘娘辅佐,还望燕皇珍之重之,切莫将娘娘丢了。”

    说罢,徐广哈哈大笑两声,道:“萧家军最忌背叛,规矩徐某知道,燕皇这便命人动手吧。”

    徐广罪证确凿,就算真的有苦衷,也不可能脱罪。

    这是军纪国法,容不得轻忽。
山东11选5 大乐购彩票计划群 大金彩票计划群 GT彩票计划群 极速快三 山东群英会出号走势图 状元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登陆 极速赛车是哪里的 福建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