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乱世枭雄 >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杀人魔王张金称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杀人魔王张金称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megatche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随着王君临一道命令,张金称这个著名的杀人魔王眼看着就要走了尽头末日。

    张金称本来也是在河北地界上混的,但和厉山飞麾下人马几乎全是河北本地人不同,张金称麾下的人马非常杂,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各地的流民和流寇,对河北之地并没有多少留恋的地方。

    而张金称本人与厉山飞也不同,后者虽然是贼首,杀人劫掠的事情也经常干,但从不滥杀无辜,所以在王君临占了整个河北之后,还有胆量待在河北,并且投效王君临。

    但张金称却将滥杀无辜做到了极致,以残暴和嗜杀名扬天下,所过之处是真的鸡犬不留,这也是王君临还未进军山东,也要派一支兵马追上来,灭杀张金称的原因。

    乱世之中,百姓死的太多了,王君临这些年为了让百姓少死一些,做了很多的事情,其中为了不让天下各路贼军滥杀无辜,三年前带着五千虫人骑兵在贼军最多的中原大开杀戒,灭杀贼军三十多万,挑了十几个贼窝,更是将杀戮最多的一些贼首当着当地百姓的面千刀万剐。

    这件事情因为是王君临做的,所以起到了很大的震慑效果,很多贼首自此之后,不敢随意滥杀无辜。

    但这个王金称和吃人魔王朱粲却是个例外。

    所以,王君临一定要将这两个人杀了,而且还不能是轻易的杀死,必须是受尽千刀万剐之刑之后才能死。

    北方春雨冰寒刺骨,风雨之中有一大队人马在山东与河南交界之处顺着官路南下,没有几个人身上的衣服能够将瘦骨嶙峋的身体全部包裹住,雨水顺着脖领、胸襟,铠甲缝隙以及一切可能的地方钻进里层衣服,一直钻到人的骨髓深处,冻得人灵魂几欲出壳。

    “啊………狗日的老天,冻死了!"

    “啊,这是老子的帽子,你敢抢,老子跟你拼命!”

    鬼哭狼嚎般的声音不断从身后传来,听得张金称脸色比天上的乌云还黑,张金称大喝道:“你们这些蠢货都给老子闭嘴。谁

    再叫,老子直接扒光了他的衣服给别人穿,让他光着身子赶路。”

    张金称心狠手辣早已深入人心,他瞪起眼睛,大声怒喝之下,吓得大小喽啰们立刻噤若寒蝉,没有人再敢大喊大叫。

    “老子已经派人侦察过了,前面就有一个村子,里面还有很多人住,有人住就有粮食和女人。到时候我们在那里休息,等在村子里面休息一天后,老子就带你们去攻打淮南的城池,拿下了城池,老子就给你们每个人一间大房子,俩个女人,你们想怎么日就怎么日。”

    “谢大王赏!”萎靡不振的喽啰兵们瞬间恢复了几分精神,一直以来,张金称的队伍就是这样维持士气的。

    这两年来,通过劫掠抢到粮食、钱财和女人已经让这些喽啰兵上瘾,此时一听到热乎乎的房子,软绵绵的女人,这些喽啰兵们一个个眼睛发光,流露出瘆人的贪婪之色。

    自从大半年前毒王王君临占据河北之后,张金称便趁着王君临对付门阀联军的时候,便带着人逃离了河北地界,一路南下。

    当然不光是赶路,是一路走,一路抢,一路杀。

    可惜河北南面的山东张须陀也不好对付,这一路下来并不顺利,劫掠的效果并不是很好。

    所以,很多喽啰兵上一次碰女人还是在大半年之前了。

    可惜那次大伙在那个镇子上没能停留太长时间,张须陀很快就带领大军过来,将大伙堵在刚刚捂暖和的被窝里一顿胖揍……

    亏得张金称极为狡猾,提前得到消息,带领人马连夜缩进了大山里。要不然,说不定脑袋就被挂在了某个城墙上,一排排任天上的乌鸦啄。

    这年头,当个贼也不容易,即使是张须陀这样的猛将守护的山东地境,容易抢的村子里面的人都早已跑光了。

    一些稍大的县城则高墙陡立,而由于张金称的“杀名”太响,甚至已经在一些地方凶名超过了王君临,所以很多孤立于县城之外的堡寨早早听到张金称的人马出现,或

    者只是要看到“张”字大旗,就宁可在全堡男女一并战死之前将所有粮草辎重放火烧掉,也不肯打开寨门接受张大王的‘巡视’。

    不过他们开了寨门的结果也差不多,张大王临走时,肯定要把不能替他卖命的人全杀掉,把剩下的物资全付之一炬。

    在山东诸郡抢无可抢,甚至落不住脚,张金称就不得不将目光扫向了淮南诸郡。

    如今田地大片荒芜,没有人种粮食,粮食便越来越稀缺,再加上今年山东和淮南很多庄户人家都遭了灾,如果不趁着青黄不接时刻到来之前再刮一点军粮,恐怕等不到冬天到来的时候,大伙就除了人肉外再没别的东西可吃了。

    所以,尽管听闻毒王王君临派了一支军队来追杀他,张金称依旧决定带着队伍在附近村镇冒一下险。正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越是看似危险的地方往往收获越大。

    况且山东之地不是王君临的地盘,初来乍到,没那么容易摸清楚周边各郡情况,而且山东本地的官府和豪族对王君临未必就友好。

    年久失修的官道下一些雨很滑,一不小心就能摔人一个跟头。有些去年死在路边的饿殍经历了一个冬天,尸体已经被野狗和秃鹫吃得差不多,白惨惨骨头架子从泥浆里透出来,为盗匪们指明通往地府的路。

    摔倒在尸体旁边的喽啰兵曾经碰到这种情况会吓得两眼发绿,趴在地上连连磕头。但如今只会冲着尸体踢上一脚,然后快步从尸体边跑过去,对道路两侧的惨景视而不见。

    但也有一些刚刚加入队伍的流民被尸体绊倒,吓得对尸体磕头之后,再爬起来出发。

    “跟上,跟上,别拜了,死人不是你大爷!”一名小头目冲着正在向死者施礼的新喽啰兵屁股后踹了一脚,喝骂。

    “死者为大,拜一拜免得阴魂来寻咱们的晦气!”挨了踢的喽啰兵在两个月前还是山东地界的一个流民,此时讪讪地爬起来,一边跑,一边媚陷地向顶头上司解释一句。
极速赛车怎么赢钱 全球彩票注册 贵州快3走势 金冠彩票计划群 百胜彩票计划群 A彩娱乐计划群 山东11选5开奖 湖北快3走势 豪门会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有规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