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165. 新人加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megatche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我刚从川崎那边的办公室过来。<a href=" target="_blank">”赤松晴子道,“今天一切顺利。”

    “辛苦了。”岩桥慎一说。

    录音室里家具简陋,连条像样的沙发都没有。

    中村正人拿了把椅子过来,赤松晴子道过谢,在方形桌子的一边坐下。三个人各占据着桌子的一边,这配置,要是美和酱今天没去参加同乡会,来一桌麻雀不成问题。

    桌上还散放着曲谱,赤松晴子向他确认:“我能看一看吗?”

    “请吧。”岩桥慎一说。

    赤松晴子拿起离自己最近的那一张,默读曲谱,问:“是在整理吉田桑的曲子?”她大概知道这支乐队的制作流程。

    “美和酱的词,正人桑的曲子。”岩桥慎一说,“感觉上如何?”

    赤松晴子读完手里的那张,又拿起另外一张,“《big mouthの逆襲》?”她忍俊不禁,“好有趣的主题。”

    “是只有我们的美和酱才想得出来的歌词啊。”岩桥慎一说。

    赤松晴子说:“您一副很为吉田桑感到骄傲的语气。”

    “毕竟是她的‘监护人’嘛。”岩桥慎一趁美和酱不在,使劲儿赚便宜。

    来了个懂音乐的“第三方”,中村正人迫不及待想听听看外人的意见,把制作好的小样拿给赤松晴子,“赤松桑听听看实际的效果吧。”

    ……

    “洋乐的风味很足。”赤松晴子听完了小样以后,发表出如此感想。

    吉田美和也好,中村正人也好,都受到西方音乐很深的影响,写出的曲子里有非常浓厚的西洋风味,有别于传统的日式歌谣。

    赤松晴子一耳朵能听出重点,也是挺厉害的了。

    “既要保证跟美和酱的风格搭调,还要保持我自己的风格,费了好大的劲儿。”中村正人解释道。

    “费了好大的劲儿,这点确实。”接话的人是岩桥慎一。

    作为最早经手吉田美和词曲制作的人,他对吉田美和的了解可以说是最深的,中村正人这次制作的几首曲子,岩桥慎一想象由吉田美和来唱的效果,没什么违和感。

    量身定做,还能做到很合身,可见是下了大功夫。

    突然到访的赤松晴子,被两个人缠住,问了一通听后感想。话题告一段落,赤松晴子顿了顿,又提到另外一件事,“其实,这次过来,是有位音乐人想要介绍给岩桥桑认识。”

    “哦?”岩桥慎一很感兴趣。

    “是位全能乐手,能弹贝斯和键盘,鼓也会一点,作曲方面,受警察乐队的影响很深,写aor(大人抒情摇滚——为了和谐替换成大人)也很有一手。”

    “唔,挺详细的嘛。”岩桥慎一点点头,“该不会是你在地下音乐圈挖到的宝吧?”

    “要是挖宝,一时半会儿哪能挖的那么详细。”赤松晴子一笑。

    相比刚来到岩桥慎一身边的时候,赤松晴子的个性变得更加随和了一些。这大概要归功于遇袭事件以后,她努力学习当观众的磨炼。

    当观众这件事不仅让她学会了如何欣赏演出,还从演出当中,了解到如何感受他人的心情,使得她更加富有人情味了一些。

    久病的人,人情会被疾病消磨的淡薄。

    观看演出不能治愈这种副作用,但是对赤松晴子来说,她似乎从理解他人,感受共鸣这件事上面,发现了全新的感觉。

    “那倒也是。”

    “其实是我母亲朋友的儿子。虽然是东京都出身,不过曾经因为父亲工作调职,全家搬到了神户,那段时间和我家走动的很频繁。”

    “您也听哥哥说起过,我小时候身体不好,几乎不去学校,也很少接触同龄人。母亲担心我没有同龄的朋友,还特意介绍他给我认识。”

    “他那时一直是跟母亲一起到我家去做客,大概三年后,他父亲又被外派到腐国,全家又跟着一起搬家,后来没再见过他。”

    “京都樱花开放的时候,我专程回家去赏樱。”

    京都人对家乡有种特殊的情结,虽然到了樱花开放的时节,在哪儿都看得到樱花,但是赤松家身为京都的大户,至今保留着一种奇妙的想法,那就是樱花如果不能赏京都的,那就不算是完整度过了赏樱期。

    今年也一样,虽然身在东京,京都樱花开放时,赤松晴子挑了个周六专程回去赏樱,然后听母亲提起,那个朋友的儿子大学读到一半中途退学,决定要以音乐为生,改去念了音乐专科学校,今年刚刚毕业,无处可去,只得混迹地下音乐圈。

    “你听到的时候,心里在偷笑吧?”岩桥慎一调侃她。

    赤松晴子在地下乐队当主唱,还来他的制作公司兼职,有空就在地下音乐圈看演出,跟京都老家人心里对她的印象和期待南辕北辙,要是被知道了,带给家里的冲击,只怕不亚于母亲朋友那个从学校退学去搞音乐(吃土)的儿子。

    “一点点。”

    赤松晴子想起母亲提到他的时候有些惋惜的语气,笑着承认了。她似乎在瞒着家人做不被允许的事这件事当中,滋生出那么一点奇怪的恶趣味。

    接着继续往下说,“前阵子,母亲交代我,为了一些事到她那位朋友成城的家里去拜访,刚好遇到他回家拿东西,稍微聊了几句。”

    “我问他都在做什么音乐,他就送了我一张自制专辑。我听过以后,觉得他的音乐做的很棒。他现在还是自由身,我想或许可以邀请他到公司来,就擅作主张,和他说自己现在也在做音乐,又问他,要不要也到公司来。”

    “我报上岩桥桑的名字,听说是您独立以后开的制作公司,他也挺感兴趣的。说是愿意跟岩桥桑见面聊一聊。”赤松晴子说。

    岩桥慎一在地下音乐圈的名气可见一斑,不仅如此,还是很正面的名气。

    “当然,突然这么跟您说,就让您决定要不要见他也不合适。”赤松晴子想的还算周到,从包里拿出一盘磁带,递过去,“这是他的原创曲,请您听听看。”

    岩桥慎一接过来。

    听故事听得津津有味的中村正人也对这个大学退学去做音乐的小子挺感兴趣的,这源自于同类的惺惺相惜,这位老大哥是正儿八经考进过青山学院大学的人,结果中途觉得学的专业没意思,干脆退了学出来当音乐人。

    这个说退就退的魄力,某种意义上来说很厉害。不是退学这件事厉害,而是在心里对音乐的自信超越了一切的这种心态厉害。

    摁下播放键以后,岩桥慎一听到的是个有些纤细柔美的男声,听到这样一个声音,让他感到有些意外。

    他继续听下去,越听越觉得惊喜,这人的曲子写得很不错,曲风也颇为成熟。连续听了几首,相当具有个人的风格和特色。

    要是能招到这么一个作曲家,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

    “很不错。”岩桥慎一说,“要是能见面并且说服他,我反而觉得荣幸之至。”

    “光是听到您这么评价他,他大概就会很高兴了。”

    “那么,赤松桑,请你帮忙介绍我们见面如何?……对了,还没有请教他的名字。”

    赤松晴子告诉他,“是叫做栗林诚一郎。”

    栗林诚一郎。

    栗林诚一郎的年龄实际上比岩桥慎一还要大一岁,但是见面的时候,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个中等个头,留着长发,长相像他的歌声那样纤细,稍微有点女孩子相的青年。

    单就这么看上去,好像年纪更大一些的人是岩桥慎一。

    赤松晴子和他一起来了录音室。

    打完招呼,岩桥慎一请栗林诚一郎去录音室附近的咖啡馆坐坐,“这儿没什么能招待你的。”

    不过,比起隔壁的咖啡,栗林诚一郎显然对录音室里的一切更感兴趣,“岩桥桑,您现在正在制作音乐?”

    女子摇滚音乐节过后,岩桥慎一扬名地下音乐圈,那时栗林诚一郎正值音乐专科学校毕业在即,听说了岩桥慎一的名字,印象深刻。

    毕业以后,栗林诚一郎一直在地下音乐圈活动,期间,也有向他表示出兴趣的公司,不过,栗林诚一郎要么不满意公司的方针,要么不满他们傲慢的态度。

    最近,有家叫being的小制作公司对他抛来了橄榄枝,代表的态度很不错,表示会尊重他的选择,不会勉强他做不愿意做的事。

    栗林诚一郎收下了名片,说要考虑一下。

    从大学退学以后他就从成城的本家搬出来在外面租房子,这天回家去取东西,不想遇到了少年时代认识的赤松晴子。

    赤松晴子听说他正在做音乐,问了几句。个性温和的栗林诚一郎,直接送了一盘自己制作的磁带给她。

    没想到在那之后,赤松晴子又联系他,还说自己现在也在做音乐。

    少年时代记忆里那个体弱多病,话也不多的小女孩,说她现在在地下乐队当主唱,还兼职了音乐制作公司的工作。

    栗林诚一郎叫她这个脱了轨的人生轨迹给吓了一跳,可转而想到,小时候怯弱的自己,还不是完成了人生第一个大反抗,从大学退学决定去做音乐。

    音乐真有这样的魅力?

    想到自己的决定,栗林诚一郎觉得的确如此。

    但是,在意外赤松晴子现在的兼职之余,更令栗林诚一郎关注的,是她兼职的制作公司,是那个岩桥慎一开的制作公司。

    那个虽然没见过面,但是却让他从心里感到尊敬的人。

    栗林诚一郎答应赤松晴子,和岩桥慎一当面谈一谈。见面的地点是代代木的录音室。

    栗林诚一郎对录音室感兴趣,既然如此,也就省去了咖啡馆那一步。不过,还是比招待渡边万由美的时候稍微隆重点儿,没去泡速溶咖啡,而是到大厅的自动售货机那里买了罐装咖啡。

    喝着罐装咖啡,聊着音乐。

    栗林诚一郎好奇岩桥慎一成立制作公司的理由,又对他今后的制作方针感兴趣,这些岩桥慎一都一一作答了。

    之后又换岩桥慎一来提问栗林诚一郎,先是称赞了从赤松晴子那里听来的那盘磁带里的音乐,又指出了他音乐当中富有趣味和显得不足的地方。

    栗林诚一郎一直对自己的音乐很有自信,对岩桥慎一指出的不足,心里先是有些不服气,可是听他一说,不禁悄悄冒汗,继而觉得,这位岩桥桑的耳朵敏锐的吓人。

    岩桥慎一或许不是个好厨子,但大概是个好的美食家,他对音乐非常敏那个感,一首完整编好的歌,他听一遍,凭借第一耳朵的听感,就能指出其中的妙处和不足之处。

    栗林诚一郎心里的天平,不知不觉中向岩桥慎一那边倒去。

    “请让我考虑一下。”他到底还记得抽屉里那张being的名片。

    而且,相比being,岩桥慎一的genzo不足之处显而易见,现在跟着岩桥慎一,他什么都没有,但是加入being的话,就能立刻开始自己的职业音乐人生涯。

    自己的音乐能被更多人听到,这件事诱惑着栗林诚一郎。但是,他又想到岩桥慎一指出来的他音乐当中的不足,那些让他自己也承认的不足之处。

    栗林诚一郎思前想后,决定到岩桥慎一身边去。带着这些不足,在路上一边走一边补平。

    这固然是出于对岩桥慎一的信任。但除此之外,栗林诚一郎心里想到,现在似乎有点像是决定从大学退学去上音乐专科学校的时候。

    放弃一条人人看来正确的路,去走一条不确定的路。

    现在他是零,加入being,是从零到百,加入genzo是从零到十。

    但是,栗林诚一郎不认为看来正确的路就一定正确,因为谁也不知道一条路通向何方。

    决定签约以后,栗林诚一郎联系being的代表,表示自己不会加入being。

    对方意外极了,当时双方相谈甚欢,本以为这个新人的加入顺理成章,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栗林君是有什么别的想法吗?”

    “不,贵公司非常优秀。只是,我心中另有选择。”

    “冒昧请问,您要加入的是哪家公司?”

    “genzo。”栗林诚一郎回道。
568彩票计划群 爱购彩票计划群 9A彩票计划群 河北快3 山东11选5走势 快赢彩票 568彩票计划群 e乐彩票计划群 秒速赛车登陆 88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