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178. 话中真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megatche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二合一)

    话是这么说,刚开始合作的时候,一点也不愉快。<a href=" target="_blank">

    对岩桥慎一来说,这是他第一次担任制作人,对森高千里来说,则是将出道以来刚刚构建的音乐世界再度推翻,重新建立自己的风格。

    两个人都处在一种缺乏经验,需要摸索的状态。

    实际上来说的话,像是偶像这种频繁更换制作人的制作模式,暴露出的缺点非常明显。

    不是长期保持合作的搭档,往往制作人和歌手之间缺乏必要的默契,如果要出效果,就要花费相当的功夫,放到相互磨合这件事上面去。

    如果无视这种差异硬着头皮来做的话,就容易出现歌曲风格不统一之类的问题,无法将各自的能力最大化的发挥出来。

    岩桥慎一想起自己刚跟吉田美和相遇的时候,双方虽然有着同一个目标,可光是“情投意合”也没有用,还是得靠着用自身去打磨对方,同时也用对方来打磨自己,才渐渐成为彼此心中更加理想的伙伴。

    活脱脱的新婚夫妇对于不同生活习惯的磨合。

    而现在,既然双方都抱着做得更好的想法,跟森高千里的磨合也就成为了必要的。所以,即使开始多费一点时间,他还是决定,在进入正式录制阶段以前,先对她进行必要的了解和打磨。

    成立genzo的时候,岩桥慎一决心以制作乐队为接下来的大目标,也如愿跟渡边万由美合作,制作了乐队天国。

    结果现在,乐队天国还没播出,最先担任制作人的对象,反倒还是偶像。

    这件事倒是不至于讽刺啊什么的,正常得很。

    偶像诞生之前,那些制作偶像的制作人,也曾是制作乐队或是演歌歌手的制作人,反过来说,只要沟通到位,乐队制作人也会去跟偶像合作。

    作词大家阿久悠,既能写出可以传世的演歌歌词,同时还是《star!诞生》的评审。胖胖青年秋元康,既能给流水线的快消偶像写歌词,正经起来的时候,歌手、乐队也样样都来得。

    坂本龙一有多厉害不必说,也照样还是会给偶像供曲。

    经验这种东西是相通的。

    身为观众的普通人可以因为口味的不同分出那种明显的喜恶,但是身在幕后的人,要尽量消除这种偏见。

    ……

    跟森高千里的合作,虽然不至于要拿出跟美和酱磨合的劲头儿,但也仍旧需要付出相当的精力。

    因而,最初的几天里,两个人都处在一种谁也看谁不中意的状态当中。岩桥慎一是制作人他最大,挑起毛病来的时候一点也不留情。

    而森高千里也不是那种乖乖听话没有自己想法的流水线歌手,对于不能赞同的地方,也不会忍气吞声,而是直言不讳。

    尤其是原先第一次在会议室见面的时候,,岩桥慎一还留给森高千里一个有点糟糕的印象。

    先是毫不留情的做派,让森高千里觉得他很傲慢、很难说话、很独断专行。临走时的那一眼,还额外添了一个“很绅士”的印象。

    不管从哪边看,都不是些好词。

    因为对他的印象不够好,第一次顶嘴的时候,森高千里是做好了挨骂的准备的。

    结果,岩桥慎一非但没有骂她,还认真听了她的意见。不仅听了,还有条有理的跟她探讨其中的可行与不可行。

    虽然最后还是被他给否决掉了,但森高千里比起失落,倒不如说有种被闪了一下的感觉。

    这个制作人好像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不近人情。

    这本来该是一件好事,可是,原先做好了心理建设,准备忍受这个很难说话的制作人一段时间,结果对方并不想跟她干架还用他手里的刀给她切西瓜。

    森高千里有一种铆足了劲儿想较量结果却使不出来只能别憋回去的微妙感脚。

    把他当成是个坏人,结果他人还不坏,在松一口气之前,先感到一阵走了眼的失落。

    人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生物。

    但是——

    “森高桑,这样不行!”

    当岩桥慎一纠正她某句歌词的咬字,以不容反驳的语气独断专行的要求着她的时候,森高千里不禁生出一点想把先前“岩桥制作人不是坏人”的错觉再收回去的念头。

    虽然不是个坏人,但也肯定不是个温柔的人。

    所谓人有千面,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

    十八岁的少女对这个制作人的感官有些微妙。但她还没意识到,第一次见他时,心理上留下的抵触,反而使得她在开始合作以后,增添了对岩桥慎一的关注。

    也正是这种加倍了的关注,才使得她格外在意岩桥慎一的种种做法。

    岩桥慎一完全不晓得森高千里对他这复杂的感官。

    对岩桥慎一来说,到了他手里的森高千里,像是一块新到手的原料,他端详这块原料,找出原料的优点和瑕疵,端详这块原料形似什么,然后在脑海中进行构思。

    好的原材料不可多得,浪费一点点也是罪过,过分的精雕细琢,有时其实是为了剔除、掩盖原料上的瑕疵,而对于森高千里这块原料来说,并没有太多需要过分修饰的地方。

    她自身就已经带有天然的富有特点的美,所以他要做的,一是将这种天生的美凸显出来,二是对暴露出的瑕疵进行一番改造。

    在录音室里,岩桥慎一如鱼得水。

    一个经纪人转行的新手制作人,即使有组乐队的经验,在负责森高千里的录音师看来,也要在心里对他的能力打个问号。

    但是,很快录音师就发现,这个年轻人,并不是个不懂制作,只能弹弹琴的瘦子,正相反,他拥有着一般人所不具备的才能。

    要知道,在录音室里唱歌,反馈到对面的监听耳机里的声音是干巴巴的,所以,即使是一点微小的瑕疵也会暴露无遗,唱功差的人,是真的能贡献出要命的歌声来的。

    尤其岩桥慎一这对耳朵还特别的厉害。

    先前听取amuse新人的试唱带的时候,拥有绝对音感的岩桥慎一,被《爱的供养》水准的新人折磨耳朵,到了森高千里这儿,有绝对音感加持,她的歌唱水准自然也暴露无遗。

    不过,森高千里虽然有点小鸡嗓,其他方面倒是挺不错的。唱功固然不够好,但音准在,声音又富有特色,当歌手还是吃得了这碗饭的。

    岩桥慎一将在她的歌声当中听到的这些不够好的地方看作是原料上的瑕疵,心中想着如何将这点瑕疵进行打磨,于是一遍又一遍的要求她去唱某一句在他听来别扭的歌词,找寻一个最佳的演唱方案。

    这样抠字眼一般的纠正,起初被森高千里看作是他“不近人情”的体现,录音师也对他这种做法感到不赞同,认为这样一句一句来确认的做法不大合适。

    直到岩桥慎一拍板说了“可以”以后,三个人一起坐下来对刚才的录音进行听取。

    岩桥慎一通过对比,一点点说明为什么要让森高千里尝试用某种唱法,而什么又是不合适的。这样的对比,才让两人了解到他的苦心。

    录音师不禁对他刮目相看,“岩桥桑,您对声音真的很敏那个感。”

    岩桥慎一看上去显得很谦虚,“还好。”

    “岂止是‘还好’,您要是在录音室里工作,肯定是一流的录音师。”

    岩桥慎一笑了笑,接下了这句称赞,过分的谦虚那就是骄傲了。

    森高千里在一旁听着岩桥慎一的分析和指点,无话可说。

    看待这个岩桥制作人的时候,内心那种抵触,也在这一刻融解了许多——要是他没有这么不近人情,或许这种抵触还要存在许久。

    可是,在被他折腾了这么久苦不堪言的时候,忽然了解到他的良苦用心,这样一来,他的好就被无限放大了,仿佛是苦尽甘来以后尝到的那第一丝甜头。

    森高千里对岩桥慎一的印象有了一些改变。

    这个岩桥制作人,说话一针见血,但是说的都有理有据,有时虽然不近人情,但是也不是在用权力当武器……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就连“绅士”这一点……开始共事以后,他表现出来的也是个毫无疑问的正人君子。

    好像是误会他了?

    ……

    像是这样一句一句的分开来唱,再对零散的音轨进行听取,然后针对森高千里的声音特点,指出一些发音、咬字、以及节拍方面的问题。

    等到弄清楚这些事以后,再化零为整。

    目的已经达到,在为森高千里进行了讲解以后,岩桥慎一说:“那么,就请你记住那种感觉,接下来正式录音的时候,多多注意那几个地方。”

    他在曲谱上面把需要注意的地方标注了下来。

    森高千里点点头,老实听话,“是的,岩桥桑。”事到如今,理解了岩桥慎一的用心,森高千里开始的倔强也渐渐软化了。

    “对了,”岩桥慎一想起刚才看她录歌的时候,看到的她唱歌时手上的小动作,问道:“你唱歌时的手上的动作,是不是在模拟打鼓?”

    刚才看到她在唱歌的时候,下意识的摆动着双手。起初岩桥慎一觉得她这个小动作有点怪模怪样的,仔细留意了一下,看出来是打鼓的动作。

    “哎?”

    森高千里没想到被他给看出来了,有点不好意思,解释道:“因为之前一直在学校的乐队里当鼓手,所以下意识手上跟着做了。”

    之所以不好意思,源自于一种小秘密被看穿了的羞怯。

    “是不是有点紧张?”岩桥慎一感觉很敏锐。

    只要不是不容商量的说不行的时候,岩桥慎一是个看上去温和又稳重的人。这种温和让刚对他有几分改观的森高千里感到了安心,点点头,“有一点。”

    “那个,是要改掉这个习惯吗?岩桥桑。”森高千里问道。

    没想到,岩桥慎一的回答不是对她的否定,而是:“不改也无无妨。……正相反,我觉得保留这点小动作也不错。”

    “是吗?”森高千里有点意外。

    “对,虽然有一点幼稚、或者说是孩子气。”岩桥慎一说,“不过,也可以看作是你个人风格的一种,所谓的风格,也未必就非得是帅气、美丽、可爱之类的。吉川晃司在舞台上挤眉弄眼,高抬腿的台风,乍看觉得莫名其妙,但自有其魅力。”

    特别是那个挤眉弄眼,看久了真的很魔性。

    吉川晃司是现今极具知名度的男歌手,其代表作《monica》被张国容翻唱,两家版本不论哪一个,只要开始“thanks thanks thanks monica!”,都魅力无边。

    吉川晃司高中时曾是水球运动健将,奥林匹克选手候补,超群的运动神经让他在当了歌手以后还不“安分”,在舞台上各种撒野,玩后空翻都跟不要钱似的。

    除此之外,此君大帅哥一枚,女粉丝无数,堪称是这个时代的少女杀手。

    森高千里作为这个时代的少女,对吉川晃司自然不陌生。听岩桥慎一拿他来举栗子,不禁露出笑容。

    “总之,对站在舞台上的人来说,是不需要‘完美’的。”岩桥慎一指出这一点,“多少有些小的缺点,富有人情味儿,才是个活生生立在那里的人。只有成为了活生生的人,才能够拥有吸引别人的魅力。”

    现在是明星从云上跌落了的时代。

    从前,只有电影屏幕的时代,明星是毋庸置疑的云上之人。以至于刚有电视的时候,激动的影迷会因为明星离自己近了,而去亲电视屏幕表达对喜爱的明星的支持。那时候,明星离得太远。

    电视的普及,就是明星从云上跌落的开端。

    而在经过了时代的变化和交替以后,没人会再去相信“明星是神”这样的谎言,过于完美的偶像,反而让人感到虚假,以至于生不出想要支持她的想法。

    稍稍有一点缺陷,让明星成为人,这也可以看作是一种策略。

    当缺点拉近了明星和大众的距离,在油然而生出亲切感以后,再看待明星身上更多的优点的时候,反而会更加崇拜她。

    森高千里是个聪明的少女,听了他的话,大概明白话中的真意。
平安彩票网站 山东11选5开奖 极速赛车计划数据全天 北京两步彩 河北11选5走势图 极速赛车彩票规律 极速赛车怎么找规律 杏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 吉林快3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