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429. 推翻设想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megatche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4000字章节)

    “是万由美的车。”

    吉田正树看到往前驶去的车子,说了一句。吉田美树“嗯”了一声,“看来万由美跟我们想到一块儿去了。”

    “这样不是正好。”吉田正树回道。

    吉田美树没做声,心里想着来时路上,丈夫转达的今天晚上跟渡边万由美和岩桥慎一吃饭的时候,三人之间聊起的话题。

    夫妻同心。渡边万由美再得吉田正树欣赏,大事上也没有越过吉田美树的道理。何况,如果瞒着妻子,让她在之后才知情,只会埋下不安定的种子。

    去见渡边万由美和岩桥慎一之前,吉田正树已经先和妻子说过。

    餐厅外分手以后,吉田正树联系吉田美树,夫妻两个都猜着渡边万由美会回老宅,于是也往这边来。

    登纪江前脚迎接了渡边万由美,后脚又迎接吉田美树夫妇,心里有点纳闷,今天不是家庭聚餐的日子,她们姐妹两个也不像是事先约好。

    渡边万由美刚跟母亲寒暄了两句,听到佣人说姐姐和姐夫回来,先是一怔,立刻恢复如常。

    姐夫和姐姐一条心,这样才合乎情理。

    于是,原本是渡边万由美回来找母亲商量,一不留神,就成了一场家庭内部的小型商讨会。

    岩桥慎一的打算,又被拿到台面上来说了一次。

    他这个人虽然不在场,但是整个筹备唱片公司的过程,从头到尾都以他为主导,可以说是这块拼图上最重要的那一块。

    事到如今,既然已经打算通力合作,那些过去的偏见也就都放到一边,一切以如何将事情做到最好为第一位。

    吉田正树提议的竹田印刷公司,也得到渡边美佐和吉田美树的赞同。选竹田印刷,不仅能跟岩桥慎一看好的动画业之间牵线搭桥,还有印刷系企业背后的关系网。

    家庭内部姑且达成共识,得到母亲和姐姐姐夫的支持,渡边万由美也觉得松快了一些。

    这时,吉田正树忽然说起岩桥慎一,“不过,今天可算是让我见到那位岩桥桑了。”

    “你对他印象如何?”渡边美佐像是挺有兴趣,问道。吉田美树什么也没说,却看了一眼渡边万由美。

    渡边万由美觉察到姐姐的视线,神情平静。

    “很有想法,也很有活力的一个人。”吉田正树称赞道,“我跟他聊了些综艺节目制作的话题,岩桥桑在这方面相当有才能。”

    渡边美佐想起看过的两档岩桥慎一出谋划策过的节目,也点头承认。

    “而且,他本人也挺有魅力的,在幕后人士当中,算是给人印象最好的那一类了。”吉田正树说。

    自己称赞还不算,又拉上渡边万由美,“万由美,你不这么觉得吗?”

    “……”

    渡边万由美没想到姐夫把球丢给她,有些无奈,但还是点点头。

    他不是不看场合的笨蛋,特意提这么一句,摆明了是在替岩桥慎一说话,顺便试探一下这个女人之家的三个女人作何反应。

    吉田美树早知道丈夫看好岩桥慎一,但也没想到,他能当着母亲和妹妹的面也这么说。可到底也不方便反驳,只能把目光投向母亲,想看母亲反应如何。

    渡边美佐神态自然,“确实,那个岩桥人挺气派的。”

    她多少感觉到女婿的意思,但是没有给出一点多余的反应。吉田美树看到母亲这样的反应,暗自松了口气。

    吉田正树和吉田美树都不知道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之间发生过什么,只有在最开始就看透挑明了一切的渡边美佐,对这两人的相处一清二楚。

    只要知道岩桥慎一这个人到底有多么骄傲,就知道吉田正树的想法是一厢情愿。

    渡边美佐知道,渡边万由美也知道。她若无其事,说了句,“我让司机先回去了,今晚就在这儿住。”

    “我跟正树还要回去。”吉田美树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丈夫。

    吉田正树听妻子的,“本来就是临时过来……”他替岩桥慎一说话归说话,但也不过略为提上一句而已,没有在这上面多做纠缠的打算。

    登纪江去替渡边万由美做今天晚上住下来的准备,吉田美树夫妇也没立刻走人,又留下来,一家人坐在一起,在为同一件公事不约而同回来以后,又开始叙话家常。

    ……

    渡边美佐业界沉浮这么多年,渡边制作也涉足艺能界外的商界,多年的老关系有不少。有她出面,很快就通过她在商界的人脉,跟竹田印刷公司牵到了线。

    牵线搭桥的事做好以后,去沟通的任务,还得交给渡边万由美跟岩桥慎一,这两个唱片公司的主导。

    于是,岩桥慎一又像当初往电视台送乐队天国的企划书时那样,和渡边万由美一起,去拜访竹田印刷公司的话事人。

    一轮商谈,确定了竹田印刷公司那边的意向,接下来还有二轮、三轮。从第一次见面,再到竹田印刷公司那边点头,进入具体的商谈,中间用去了大约两周,算是可以的了。

    竹田印刷公司那边没什么左右经营的打算,纯粹是被他们两个人拿去的企划书里所构思的乐队接下来的前景所打动,认为这家唱片公司会有不错的盈利空间。

    当然,渡边万由美跟岩桥慎一要找的也是个合作伙伴,不是骑在他们头顶作威作福的绝对权威。

    但即使如此,既然岩桥慎一跟渡边万由美摆明了是一条心的盟友,竹田印刷公司那边也要考量他们作为这个“第三方”的立场,免得被这对盟友给摆一道。

    进入到具体的商谈阶段,虽然要扯皮的东西可能不少,但是,事情基本上就算是稳了。于是,趁这个空档,岩桥慎一把埋在身后的那颗“小地雷”给顺手解决了一下。

    这颗“小地雷”不是别的,就是川添智久和人心浮动的ABNORMAL。

    不让这支乐队从节目出道,这是岩桥慎一的私心。制作公司自己出不了唱片,乐队要是去参加了节目,经纪约能让渡边万由美的U-MIZ拿下,唱片约却跟他没关系,制作权也和他大概率无关。

    要是不让乐队从自己手里出道,那么,他跟替别人做嫁衣裳也没什么两样。既然一鼓作气成立了唱片公司,自然要替自己做个打算。

    但是,这边为了乐队成立唱片公司殚精竭虑,那边突然有个核心乐手跑路,乐队出道前夕再瘸一条腿,那真是堪称最悲情乐队了。

    先前,峰岛把川添智久的动向告诉他,岩桥慎一当时没表态,过后也不去找川添智久谈话,是因为事情的章程还没定下来。

    现在,事情大概准备的差不多,这颗定心丸,也能给川添智久给吃下去。但是,定心丸要怎么吃,也有一套策略,不能直接找到人,给他灌下去。

    ……

    这天,岩桥慎一抽空去了趟代代木的录音室。这阵子平川达也整天泡在录音室里,要找他,到这儿来准不会扑空。

    不过,岩桥慎一这次过来,不仅逮住平川达也,还遇到了五味孝氏。

    五味孝氏加入了森友岚士和青木和义的BOLAN以后,乐队决定要在东京圈内的LIVEHOUSE演出磨练技术,三个人得了空就去演出,从来不闲着。

    岩桥慎一这边,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要跟他们三个见面也不容易。今天在录音室遇到五味孝氏,还觉得挺稀奇的,一种“好久不见”的久违感。

    “岩桥君,好久不见了。”五味孝氏见到岩桥慎一的感觉也差不多。

    打完招呼,岩桥慎一坐下来,查看桌上的曲谱。平川达也耐心极好,在录音室里对着设备似乎也不觉得枯燥,不管什么时候过来,都是一副心中有数的模样。

    这样的平川达也,还真叫人心里有点佩服。

    岩桥慎一拿起曲谱,检查了一会儿,看向平川达也,问道:“最近有跟川添桑和小柳桑见面吗?”

    “上周还一起去喝过酒。”平川达也回道,“川添君的巡演合约十月结束,小柳君要到年底才结束,休假日的时候反而要忙着去演出,不怎么能见面。”

    “原来如此。”岩桥慎一点点头。

    川添智久十月份巡演合约结束,到时又回归自由身。但是在回归自由身以后的安排一直都没有,这么想的话,他会去找峰岛,那就说得通了。

    乐队这东西,要想经营他们,就要考虑到成员之间的个性。小柳昌法在ABNORMAL当中最缺乏才华,个性温和不争,平川达也为人沉稳,但是心里有杆秤。

    川添智久作为乐队里最有才华的那个,他的劲头儿最足。当初赤松晴子加入乐队,在舞台上出了事故的时候,也是他的反应最激烈,对赤松晴子的成见最深。

    岩桥慎一不能指责川添智久,正相反,还要因为ABNORMAL停摆,队员们迟迟不能出道这件事,对他们三个人感到抱歉才对。

    不过,这种歉意不能放到台面上,否则才更加影响士气,也影响他作为老板的威严。既然要当老板,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太低,太容易出事。尤其还是给音乐人们当老板。

    ……

    “岩桥桑,”平川达也想了想,问了句,“巡演合约结束以后,有什么新打算吗?”

    岩桥慎一被他这么问了句,脑筋一转,回道:“还记得那位蒲池桑吗?”

    “当然记得。”平川达也回道。

    五味孝氏在旁边听着,不明所以。蒲池桑是什么人?

    “我有了个好办法,把蒲池桑从星辰事务所那边争取过来。”岩桥慎一告诉他,“到时,让乐队重组,然后正式出道。”

    平川达也没想到岩桥慎一带来的是这样的消息,微微一怔,问:“合约的问题能解决了?”

    他知道岩桥慎一跟U-MIZ关系密切,也许是那位渡边桑帮忙解决了问题?结果,岩桥慎一给出的答案却是:“要不来经纪约,要唱片约也行啊。”

    “我跟渡边桑正在筹备一家唱片公司。”岩桥慎一语出惊人。

    平川达也有些愕然。还没有说什么,先听到旁边的五味孝氏说了句:“唱片公司?”

    他反应了一下,像是复读一般,也问了同一句话:“唱片公司?”

    “没错,唱片公司。”

    岩桥慎一看着被他带来的消息给惊到了的两个人,露出笑容。不是那种恶作剧了以后的发笑,而是终于让他们的梦想有了个出口的开心笑容。

    当然,主动跟平川达也提起成立唱片公司的事,也不止是为了吓他一下,或者让他高兴一下。而是要通过平川达也的口,把这件事传达给川添智久和小柳昌法。

    要给川添智久吃定心丸,通过平川达也要比直接去找他更加合适。

    之所以这么做,一来是保全川添智久的尊严,二来是为了不让峰岛夹在中间难做。要是绕过当队长的平川达也,去跟川添智久说这事,那样的话,川添智久一想就知道问题出在峰岛那里。

    总不能峰岛好心跟自己通个气,结果自己转过头来就把峰岛给卖了吧?

    再说私下里瞒着老板去跟别人接触,这种事到底不太光彩,话要是直接说开了,川添智久也下不来台。

    岩桥慎一考虑再三,还是觉得通过平川达也给川添智久带个话比较合适。如果川添智久愿意,那么乐队就按照预想的计划继续下去。

    要是川添智久心意已决,那也好趁早做打算,该重组就重组。

    “……到时候,乐队也不必去参加乐队天国的比赛,就从新唱片公司,作为公司的第一张名片,第一个作品出道。”岩桥慎一对平川达也说。

    他的语气很平静,神态也很平静,只是陈述了个事实而已。但是,这番话听在平川达也的耳中,别有一番滋味。

    平川达也预先设想过从乐队天国出道,或者给其他唱片公司寄试唱带出道,设想过种种可能,但是,怎么也没想到,岩桥慎一最后给出的,是这样的方案。

    他一直以来对于未来的设想,似乎被岩桥慎一带来的方案推翻了。

    一贯表现的很沉稳的他,现在看上去也失去了平时那副心中有数的稳重。
港龙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计划 天津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极速赛车怎么看单双 极速快三 GT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6码2期计划 内蒙古快3 上海11选5 彩788彩票计划群